新浪新闻客户端

民国初年,一邪门歪道悄然兴起,其手段之歹毒,令人唏嘘不已

民国初年,一邪门歪道悄然兴起,其手段之歹毒,令人唏嘘不已
2021年04月16日 00:57 新浪网 作者 子皓新说V

  说文说史说趣闻,谈天谈地谈古今。闲来无事心烦闷,且听大狮话江湖。各位老铁,又到了大狮穷白话的时候了。在大狮的笔下写过许多江湖之事,比如津门混混、关东胡子、江湖恶丐、洪门规矩等等,这些文章全部以系列文方式书写,每个系列约三十余篇。怕大家听腻了,大狮今日开了新系列,讲讲老年间江湖术人以宗教形式骗人的鬼把戏。先从哪里说起呢?思索半天,就从上世纪二十年的兴起的“一贯道”说起吧。提起一贯道,许多生活于华北地区的老人或许有影响,当年一贯道在京津两地,河北山西等地大行其道,打着宗教旗号,搞些怪力乱神的玩意儿,没少祸害好人。甚至于跟汪伪政府合作,替日本人打探情报等等。

  

  一贯道创始人为张光壁,又名张天然。在民国初年,他便在山东济宁“悟道”,民国十年左右,他开始发展组织,号“一贯道”。到处妖言惑众,吸收信徒入教。很快,这一邪魔外道传遍整个华北地区以及鲁北地区。以张天然的理论,宇宙分“红阳时期”、“青阳时期”以及“白阳时期”,各一万八千年。他声称当时为“白阳末世”,灾祸即将临头,天下众生在劫难逃。自己乃是东来佛祖大肚弥勒指认弟子,是济公活佛转世投胎,他妹子则是观音大士转世。也正是因此,一贯道的佛堂供奉弥勒佛、济公、观世音三尊神佛。兄妹二人逢人便忽悠,说佛爷有旨,让其建“一贯道”来“普度三曹”,所谓“三曹”,乃“天曹、地曹、人曹”,只要入一贯道,便可修仙成佛,不受灾祸困扰,否则永罹灾难。

  

  他一忽悠不要紧,那些没有文化的老百姓纷纷入教,弟子吸收的越多,势力也就越大,也就越能忽悠,最后忽悠并壮大到无法无天的程度,做的坏事真可谓罄竹难书。纵使一贯道如此害人,可信奉者不减反增,甚至有些人将毕生积蓄献给“道主”(一贯道各地的坛主),并且有人甘愿将子女献出去,给道主为奴为婢,以此换取自己能成仙得道的机会。唉,要不说没文化很可怕呢,这话一点都不假啊。一文不可盖全,既然是系列,咱就一篇一篇分开来讲。今天,大狮就给各位说说一贯道的“炼炉”。何为“炼炉”?也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各地“道首”将其麾下管辖的大小“坛主”、“道主”、“点传师”以及部分被认为是最有前途的信徒聚集起来,对其进行考核,这便是所谓的“炼炉”。多数时候,只对信徒进行考验,那些已经“成仙”的则充当打手,手段之歹毒,令人唏嘘不已。

  

  所谓“炼炉”需经受水、火、风三关考验。考验开始之前,先要开坛,信徒跪成一排,一些已经“成仙”的师兄师姐便装神弄鬼,自称神仙附体,什么九天玄女、什么四大金刚、什么阿难迦叶,只要他高兴,什么神佛都能请到。这套鬼把戏实际上跟义和团的“神打”是一个套路,纯粹怪力乱神的忽悠,可信徒却百分百的坚信,认为折磨和收拾自己的不是“人”,是“神”,这是神在考验自己的意志力和信仰程度,越是被折磨的痛苦,越是跟神近了一步。说到底,这些傻缺玩意儿就是自己作践自己,不值得同情。仪式开始之后,师兄师姐各自手拿大剪刀,胡乱给人剪头发。到最后,不论男女全部给你弄一个阴阳头或大秃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理由是一贯道的创始人张天然是济公转世,济公活佛不修边幅,你们也就不需要修边幅了。

  

  而后是“听经”和“挨烤”,所谓“听经”就是听讲金刚经。所谓“挨烤”,实则就是拷打。白天“听经”,晚上“挨烤”。到了“挨烤”之时,不论男女,将周身衣衫剥个一干二净。点起一堆堆熊熊火焰,让其围在火焰之侧,忍受烟熏火燎,谁若熬不住,便心不诚。为了使自己“心诚”,许多人尽管皮肤被烤坏,也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师兄师姐拿皮鞭沾凉水,或拿抹油的竹条子在这些信徒身上乱抽乱打,直到打的鲜血淋漓,遍体鳞伤为止。许多人熬不过去,当场昏死,便以打强心针的方式将其救醒,继续“挨烤”。(注:强心针并非现代产物,自清末时期,已经引进,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成为普及产品。另外,吗啡等产品也是在那个年代被引进的。)

  

  这一关熬过去,接着会有人拿来凉水往身上泼,一个个泼成落汤鸡,这是“水关”。再往前走,是一条“独木桥”,这是“火关”。也就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坑上横着一更柱子,大坑两边生起熊熊火焰,别无二径,信徒只能鱼贯而过。过了这一关,到了“风”关。多数时候,一贯道会选择在冬季“炼炉”,信徒熬过“水火二关”,则需忍受寒风彻骨的“风关”。到了三十年代过后,一贯道“炼炉”地点增加了设备,购置强力风扇。大冬天的吹风扇,那画面自己想吧。

  

  经受住三关考验,则证明这人及格了,开始拿钱吧,拿钱越多你越心诚,就离神更近一些。若有人反悔,那就让你直接见神,暗中给你一刀,让你直接上西天,还不是对你的“关照”吗?事实上时至今日,仍有人信奉这一门。因此,这篇文章招来各类难听的谩骂是在所难免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