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津门奇谈:民国十二年,天津波格拉尼路,铁钉杀人埋尸奇案

津门奇谈:民国十二年,天津波格拉尼路,铁钉杀人埋尸奇案
2021年04月16日 01:52 新浪网 作者 子皓新说V

  说文说史说趣事,谈天谈地谈古今,闲来无事心烦闷,且听“大狮”说奇闻!做梦,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论小孩还是老人,所有人都会做梦,据说在羊水中的胎儿也会做梦。梦分多种,或光怪陆离,或惊悚刺激,总之有好梦就有噩梦,有噩梦也有好梦。不管是西方《梦的解析》,还是老祖宗传下的《周公解梦》,无非都为了探寻梦境的奥秘。但你可曾想过,做梦还会破案,今天“大狮”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件真事儿。此案发生于民国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923年,案发地点为波格拉尼路(今五经路)。津门商人之子陈先生以低价在此处购买小楼一套,此楼原本是意大利人建造居住,到了陈先生购买之时,已经是第四次易主。在此之前的房主姓余,大连人,因工作原因在津门居住,并买下这套房子。后来不知什么缘故,他通过中间人低价将房屋售卖,这才被陈先生买下。

  

  民国旧照陈先生与妻子已年过三十,但一直没有孩子,这套房子除夫妻二人和一个佣人之外,再无旁人。陈妻体虚,常受失眠困扰,就算睡着,也不是睡得很踏实,属于半醒半睡状态,按照现在医学解释,这属于神经衰弱或心脏神经官能症。对于一个过了30岁的女性来说,这是常见病症。但在当时,医学还没有这方面的解释。陈妻笃信中医,对西医排斥,尽管常喝药汤,也不见效果。自打搬入新房之后,也许是换了环境的缘故,陈妻睡眠更加不佳,夜里常常做梦,就算醒来,梦境之中所发生之事记得亦异常清楚。前几日,倒还好,无非也就梦些光怪陆离之事,对于做梦者来说,这是正常时,若不荒诞离奇,也就不是梦了。可过了几天,陈妻总连续做同一个梦,老梦到有人在卧房中晃悠,偶尔这人还坐在床沿看着自己,并多次听到一个声音说“背靠背,陪我睡”。一天两天还好,时间久了,受精神困扰,越发失眠,搞得她整日萎靡不振。

  

  民国旧照陈先生事务繁忙,平日也顾不上妻子,见妻子这些日子越发憔悴,他埋怨自己光顾着事业而耽误家庭。托人找来津门几个有名的老中医给诊脉开药,寄希望通过老中医解决妻子失眠烦恼,可药方开了一剂又一剂,药汤喝了一碗又一碗,失眠没见好,反倒虚不受补,口中生疮,连饭都吃不下。陈先生只好求助西医,开了一些西洋药物,求着陈妻吃了一吃,口舌生疮很快见效,可失眠没有好转。只好以西洋精神药物控制,勉强可以入睡。陈妻稍有好转,可陈先生又遇到问题了,他晚上将卧室门关闭,躺在床上时,总隐约闻到有股子怪味儿,味道不是十分浓烈,时有时无,钻入鼻腔,让人作呕。他以为床单洗不干净,为此责骂过家中佣人。可就算换上新床单,依旧有味。照此来看,自己错怪佣人了。他家中养有狗猫,以为猫狗在床下大便,于是找来手电,趴在床下朝里看,结果床下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但很明显,床下的味道更大。陈先生认为床有问题,或是里面钻入老鼠什么的死在里面,于是将床送给佣人,而后买了一张新床回来,心说这总该没味了吧。

  

  民国旧照结果他想错了,味道依旧存在,陈妻尽管鼻子不灵敏,但也闻到了。另外她虽说吃药后可以进入一段时间深睡眠,但是仍旧做梦,依旧梦到有人在屋里转悠,还总听到那句“背靠背,陪我说”,还听到“憋得难受,让我出去吧”、“头疼啊,疼死了”这样的话。陈先生曾在东洋留学,本不信这些荒诞之时,但仍旧好奇问了问,究竟梦里见到人是个什么样子?陈妻告知,是个女子,身穿旗袍,三十多岁,模样倒是不难看,相对比较周正。陈先生只是一听,也没太往心里去。一天傍晚,邻居姚先生家中三缺一,找陈先生打麻将,牌桌之上大家闲谈,陈先生有一句无一句地说起自己家中之事。姚先生听完之后,思索一会儿,他说原先的房主太太就是三十多岁,模样挺好看,只不过跟自己不熟,从没说过话。姚先生还说那两口子脾气很怪,见了邻居也不打招呼,因此没有人缘,自己除了知道男主人姓余,是大连人之外,其余的便一概不知。余先生不经常回家,他在塘沽工作,余太太平时不怎么出门,也就偶尔出来买买菜什么的,不过自己倒是看到有个陌生男子偶尔出入他家,具体是亲戚还是情人就不知道了。不过后来一段时间,就没有再看到过余太太,只看到余先生一个人出出进进。

  

  姚先生说完话后,其中一个牌友开玩笑说了句“别是余先生发现老婆给自己扣了乌龟盖子,一怒之下把余太太杀了埋床底下了?”这本是一句无心之语,几人哈哈大笑过后也就忘了。 等到散场回家后,陈先生又想起这事儿,心里忐忑,别真让那牌友说中了?于是转过天亮,他让人给自己替班,自己留在家中把床挪开,找来洋镐凿开地砖往下抛,把洋灰地凿开之后,臭气瞬间弥漫卧房。陈先生万没想到,还真让那位牌友说中了。天津第一警署很快派人到现场,将坑抛大后,发现一个用油布裹着的女尸,因为不接触空气的缘故,保存比较完好。经过检查,正是余太太。死者身穿旗袍,赤足,身上找不到伤口,也无挣扎迹象,好似瞬间毙命。法医最终找到死亡原因,在其头顶中心,钉着一枚长达3寸的长钉,铁钉几乎全部被钉如脑中,因被头发遮挡,加之出血不多,因此难以发现。这枚铁钉就是造成余太太死亡的凶器,凶手是在其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然下手,致其死亡,而后撬开地板挖出坑洞后,用油布包裹尸体放入,而后用洋灰浇灌,再重新铺上地板,因为是在床下,因此无人发现端倪。

  

  民国旧照陈先生与妻子惊出一身冷汗,自己与尸体在咫尺之间睡了一个多月之久。若不是那句玩笑话,估计还要一直住下去。警方立即到塘沽捉拿余先生,但发现他已经辞了工作,回了大连。当时两地沟通不便,天津警署派人到了大连后,找了一个多月也没找到人,此后也就没找。也就是说,余先生从此逍遥法外。此案事后被《大公报》连续几天追踪刊登,其中不乏有夸大之嫌,为的就是博人眼球,使人感到好奇,增加销量。但其中一点尤为奇怪,陈先生闻到臭味倒是好解释,但陈妻做的梦就难以解释。依照迷信说法,这是“冤魂诉冤”。但当时西风日盛,有些秉持西方科学信仰之人,认为“冤魂诉冤”纯属无稽之谈,他们认为是磁场问题,理由是万物都有磁场,活人和死人之间亦有磁场,磁场出现碰撞感应,使得陈妻出现幻觉。

  

  当然,这种观点在当时并不受认可,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胡扯,相对什么科学,老百姓更愿意相信牛头马面、阎王老子,玉皇大帝。在笔者个人的观点中,任何事物都不能被完全否定,至于科学也好、神学也好、或是民间信仰,只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没有必要较真。温馨提示:本案虽然看上起荒诞离奇,但不能与封建迷信相提并论,只能以民间奇案或民间故事来看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