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民国二十四年,津门一桩奇闻:只因一句口误,招来灭门之祸

民国二十四年,津门一桩奇闻:只因一句口误,招来灭门之祸
2021年04月16日 02:13 新浪网 作者 子皓新说V

  我们是个注重礼仪和道义的国家,自古至今,将亲情、友情看得尤为重要,友情是人们必不可少的,就连秦桧都有三个好朋友,若一个人这一辈子连个知心朋友都没有的话,可以说是种遗憾。友情往往也被称为“手足情”,这个词汇本应指兄弟之间的感情,恰好朋友之间多以兄弟相称,因此“手足情”也成了友情的代名词。可今天“大狮”要说的这件事儿,实在是侮辱了友情二字,更别提“手足情深”了。此时发生于1935年,时为民国乙亥二十四年,天津卫西北角有户回教人家,姓乔,家中长子名叫乔子良。此人三十多岁,是个壮汉,早年间曾当过混混,结果因误伤人命吃了官司,被下入大牢之中。家里上下打点,不知托了多少关系,花了多少钱,这次保住他一条命,蹲了几年大狱后,被释放出来。他签字画押,表示从此不再作恶,要做个安善良民。

  

  民国旧照出来之后,他的确不再与混混来往,天天窝在家中不出屋,一则是担心自己再吃官司,二则家人看惯的严,不让任何人见他,但有一人例外。这人名叫文三(绰号),他比乔子良小两岁,两人是发小朋友,曾一起开逛当混混,也曾一块儿蹲过大牢。文三判的比较轻,多年前就已经出狱,出来后尽管也不怎么安守本分,可也没有做太出格的事儿,娶了个从河北来津讨生活的姑娘为妻,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三口过得就算不错。乔子良出来后,文三第一时间去看他。乔子良的父母也没有阻拦,他们认为文三这些年学好了,于是就想让文三给儿子开导开导,让儿子从此学好,安守本分,好好做人,娶个媳妇,生个儿子,一家人好好过日子。这是老两口子的心愿,于是文三来了,从不阻拦。乔家院子小,房子少,乔子良还有个弟弟叫乔子坤,弟弟跟哥哥关系不太好,因为哥哥的事儿连累家里花光了钱,他原本说好的一门亲事,因此也告吹。后来托人又找了一个,可人家女方有条件儿,家里的大房必须要给自己当新房,房契上的名字要写乔子坤,要不答应,人家就不嫁。当父母的疼孩子,也就把房契名字改为乔子坤,现如今这套院子算是弟弟乔子坤的。

  

  民国旧照大哥出狱回家,跟弟弟和弟媳住在一个小院里面实在不方便,再者弟妹也不同意。于是在院外挨着院墙盖了一间小屋,让乔子良居住。乔子良一个人住倒也清净,平日吃饭也不进院,饭菜做好后,父母给他端到小屋。说白了,乔子良的吃喝拉撒全在这间小屋里面,他也不出去做工,天天就在屋里呆着,偶尔让文三给找个土娼来陪自己“解解闷儿”。平时除了文三之外,他也不见外人,大有现代“宅男”的意思。照理说,两人是最要好的朋友,关系莫逆,比跟自己亲弟弟的关系还要好不知多少倍。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因为文三一句口误,让自己丧命不说,还连累妻儿。这一天早上,文三拿着两个石制蛐蛐罐儿去找乔子良,他二人没事儿之时,就喜欢斗蛐蛐儿。文三没见乔子良之前,在胡同口见到乔子良的爸爸,乔大爷剃了个大秃瓢,也就是光头。文三跟乔大爷说了几句客套话,接着到了乔子良的小屋,敲开门后,进屋之后,两人一左一右坐着边聊天边把玩蛐蛐罐儿。

  

  民国旧照乔子良也剃了个光头,大秃脑袋锃明刷亮,文三本想说“你可真随你爸爸”,可口误说成“你爸爸可真随你”。结果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乔子良愣了一下,反问一口:“我爸爸长得随我是吗?”文三光顾着玩蛐蛐罐儿了,随口说了句:“对,没错。”乔子良又问一句:“我爸爸长得随我是吗?”文三又回来句:“怎么总问啊?不说了吗,没错。”哪曾想这句话刚说完,乔子良拿起一个蛐蛐罐儿朝着文三后脑就砸过去。各位,石制的蛐蛐罐儿,愣是打裂了,看出乔子良真下狠手了。文三连喊都没喊一声,一头栽倒在地,鲜血顺着脑后伤口噗噗往外冒,手脚哆嗦几下,不动了,人就这么一下完事儿了。

  

  乔子良一见自己打死了人命,也害怕起来,他不想再蹲大牢了,可现如今怎么办呢?索性这事儿没人瞧见,不如来个神不知鬼不觉。于是他拿棉被把文三裹住,又把床单撕成条状,将棉被捆成“粽子”,暂时先放在小屋中,打算等到夜深人静之时,丢入河里。一切利落之后,他把门锁好,径直去了文三家中。为何要去文三家中?他心想文三若长期不回家,文三的老婆肯定要找,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也宰了!到了文三家中,文三的老婆正在家中蒸窝头呢。一见是乔子良,文三老婆就问:“三儿不是去找您了吗?怎么您来找他了,别是你俩走岔了?”乔子良假装不知道文三去找自己,他把院门关好,到了文三老婆身后,乘其不备从后面掐住其脖颈,将其掐晕过去。他见文三老婆有几分姿色,于是将其拽到炕上,玷污一番,接着用绑腿的腿带子将其勒毙,尸体丢入一个放被褥的柜子之中。

  

  一切利索之后,乔子良没走,他在等人,等文三儿子回家。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文三儿子放学回家,进院之后,见了乔子良,小孩扑过去,满口喊“大大”(大伯、大爷的意思)。孩子不知道,这个大大现如今比“狼外婆”还可怕。小孩进屋后,乔子良跟在后面,抄起一口菜刀,朝着孩子就剁,几刀下去,孩子命丧当场。乔子良将其丢入面缸之中,扣上盖子。他趁着晌午人少之时,逃回家中。到了晚上,他趁夜色将包裹文三的棉被丢入河中。认为一切人不知鬼不觉。可没几天,就破案了。先是文三的尸体被人发现,接着邻居见文三家院门开着,可屋里没人,进屋后发现有血迹,结果在面缸里找到了文三的儿子。两案并作一案,有人看到乔子良去过文三家,也有人看到文三去找乔子良。乔子良被抓获,起初不说实话,但经不住折腾,最后只好说出实情。

  

  民国旧照乔子良罪大恶极,判处极刑。可怜文三,交错朋友,只一句口误,招惹如此大祸。劝人交友要看清,不是善人不可交。现如今乔氏后人还在(乔子坤之后),住在北辰马庄。这则事件,便是笔者从其后人口中得知。权且写下来,供大伙品读。(注:本文所使用图片为民国旧照,与文中案件并无实质性关联。)记得关注“大狮”,听“大狮”讲老年间那些奇闻异事给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