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民国二十二年,津门一桩凶案:案情扑朔迷离,真相令人唏嘘

民国二十二年,津门一桩凶案:案情扑朔迷离,真相令人唏嘘
2021年04月17日 00:47 新浪网 作者 子皓新说V

  民国期间,津门多有大案悬案,为此后人还专门谱写《津门大案录》或改编为单口相声或评书。这些案件之中,多有因男子出轨而谋害妻子之事。当时西风日盛,旧传统观念被统统置于脑后,津门在当年异常繁华,与上海一样,都是花花世界,人间乐土。因此,这两地的男女之开放程度远超其他城市,也正是因此,沪津两地多有桃色案件发生。话说1933年7月,时为癸酉民国二十二年,便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此案也正是因为男子偷腥而令贤妻遭逢厄运,死不瞑目。凶手手段之残忍,亦实属罕见。

  

  民国旧照死者赵女与凶手田某,两人原本是远房表亲关系,一来二往,两人暗种情根,不顾家人反对,先是同居,而后冲破封建约束,结为夫妇,赵女遂成为田某之妻。两人起初比较恩爱,田某在洋行工作,常陪客户出入烟花柳巷,因此常在外偷食。俗话说“家花不如野花香”,田某吃惯了荤腥,越发腻歪结发之妻。起初编瞎话,声称自己在外公干,不能及时回家。后来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明着来。将妻子丢在家中,他在徐州道租住洋楼一套,跟夜总会认识的舞女杨某同居。后来干脆把这里当家,两个多月都没有回家看望妻子一眼。有一次,田妻找上门来,跟舞女杨某大打出手,田某赶回来后,不但不帮着妻子,反倒斥责妻子无理取闹,让其放聪明点,要不然就去起诉离婚。

  

  田妻哭着告诉他,自己肚子里有了孩子,已经三个多月,若不想一尸两命,就跟自己回家好好过日子。田某一直想要个孩子,见妻子怀孕,喜出望外,于是撇下姘头杨某,跟着妻子回了家。本以为一切太平,可过了一段时间,田妻竟失踪了。女方家属叱问田某,自己的女儿哪里去了?田某说自己不知道,一天下班回家后,就找不到妻子了。想必是两人一次吵架之后,她一赌气离家出走,躲了起来。现如今他自己也着急,妻子大着肚子,一定需要人照顾,因此他报了案,可惜没有结果。就在田妻失踪半月之后,有打鱼人在北运河发现一个印有洋文的大袋子,打开之后,发现是具尸体,慌忙报告水上警察(注:当时天津有专门的水上警察,属于“副爷”系列,专管水路上的案子)。

  

  民国旧照经过查验,袋子上的字为英文,里面的女尸被焚烧过,面部满是刀割痕迹,整张脸面几乎被割碎。因焚烧加之水泡的原因,身份难以分辨。法医检验后发现死者有怀孕迹象,恰好田某报案称自己妻子失踪,难道是同一个人?很快,家属被通知前来认尸,不出所料,正是田妻。尽管尸身难以辨别,但通过一些细节,仍能认出这就是失踪的田妻。是谁干着这件事情,手段也未免太残忍了些。田妻娘家一口咬定就是田某所为,田某死活不承认。田妻娘家找了关系,通过势力,施压破案。田某被调查,做了亏心事的人,一定会出现破绽。几番询问,开始露出端倪。最终,田某撑不住,说出实情。

  

  民国旧照他说妻子并非自己所杀,而是他的相好杨某所为。那天他接到杨某电话,说家里有事儿,要他务必来徐州道租住的房子一趟。田某赶到后,才发现妻子死在这里。杨某说田妻不知何故又找上门来,索要赔偿,并骂她偷人家男人,寡廉鲜耻。两人先是争吵,而后田妻拿起桌上摆放的茶具打她。她当时被怒火冲昏头脑,将田妻按在沙发上,夺过茶壶,猛击田妻额头数下。等她停手之时,田妻已经不能动弹,但仍能喘气,还能发出微弱呼救之声。她当时想过喊人帮忙,可转念一下,若田妻活着,她就好不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拿着田某留在这里的文明棍按在田妻颈部,使其窒息而死。接着将其拖到浴室,丢入浴盆当中。用壁炉火油泼上去,点燃焚烧。期间,她拿了一些美元出来,当作纸钱丢入火中。但火油燃烧很快,烧了一会就灭了。这时候她才真正害怕起来,于是打电话叫来田某。田某到来后,见事情已经这样,就算掐死杨某也无济于事,于是伙同杨某将妻子装入印有英文的一个用来装棉被口袋内。田某怕尸体被人认出,狠心用刮刀在妻子脸上乱刮一气。将口袋封好后,趁着没人注意,扛到私家轿车上,趁夜色到了北运河处,在袋子后系了一块大青砖,而后丢入河中。

  

  万没想到,老天有眼,田妻冤屈最终昭雪,田某与杨某被判处极刑。此事过后,有住在河边的居民声称,到了晚上常听到有女子哭声,有人还自称见过有女子身影在河边徘徊。一连数日,每晚都会看到、听到。当时人们迷信,认为是“水鬼索魂”或“冤魂诉冤”,因此看见也装看不见。直到田妻被害案破获之后,身影和声音就再没有出现过。当然,这只是当地居民一家之言。当时的人们习惯性讲着怪力乱神的玩意儿吓唬人,至于真假,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以笔者个人观点来看,我不否认有这种玄乎事的发生,因为笔者小时候在农村居住过一段时间,期间见过一些至今无法破译的怪事。当然,这种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只可做未知之谜或离奇事件来看,不能与封建迷信相提并论!(注:本人所使用图片取材自网络,与本文案件无实质性关联)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