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旧社会的国人形象有多不堪?一本日军老兵日记,说出真实一面

旧社会的国人形象有多不堪?一本日军老兵日记,说出真实一面
2021年04月17日 01:15 新浪网 作者 子皓新说V

  举世闻名的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曾有一段游历中国的历程。事后,他将自己所见所闻写成日记。很遗憾,在他的日记中并没有对这个东方文明古国的太多赞美,更多的是失望和不解。爱因斯坦日记中的中国人“勤劳,肮脏,驽钝……繁殖能力尤为强大,女人得不到男人的任何尊重。人们如马一样活着,勤劳的同时,却没有受苦的感觉。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是迟钝无神的,哪怕是孩子也有着同样的眼神……”

  

  爱因斯坦也许很多人认为爱因斯坦侮辱了那个时代的国人,但事实上他说的都是实话,他见到的画面和人物就是那样。如果你不信,随便在网上找几张晚清时期拍摄的照片,你会发现,这些人的脸上和眼睛中充满了麻木和呆滞,两眼几乎是空洞的,看不到丝毫的精、气、神。衣服如裹脚布一样,皱皱巴巴裹在身上,黝黑的皮肤、猪尾巴一样的辫子以及极不自然的笑容,真的让人感到无奈和失望。在留存的唐宋画作中,中国人的形象并不是这样的,就拿《清明上河图》来说,画作上的人物不但衣着讲究,并且脸上洋溢着喜悦和精神。反观清朝的人物,却是那种不堪的模样,实在让人感到无语。

  

  清末旧照无独有偶,在一个曾经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老兵日记中,也曾有过大量对于30年代中国人形象的描写。这本日记的作者就是著名的日本反战老兵东史郎。他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在行军途中,只要有空闲,就将自己的所见写成日记。在他的日记中,对于中国人(日记中称“支那人”)的形象描写简直糟糕透了。但可以肯定,东史郎并没有夸大和丑化,而是实事求是地写。这一点,笔者“也就是大狮我”曾咨询过一位九十多岁的老者,他说那时的人们就是日记中记载的那样,他亲身尽力过当时的年代,看到的画面跟东史郎写的差不多。

  

  东史郎日记东史郎日记中描写自己来中国的第一站是天津塘沽。从日本坐了很久的船才到达中国,尽管身份为一个侵略者,但他心中依旧有着一份对古老文明古国的憧憬,他心中的东方大国是古朴且文明的,但等到下船后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的想法完全错了,并且是彻彻底底的错了。下船之后,无数中国人一股脑涌上来,多是中年男人和孩子,女人多是一些老妪,也许年轻女子担心被日本士兵“欺负”而不敢抛头露面吧。这些人手里拿着篮子或者木盆,里面是煮熟的鸡蛋、鱼干、果干什么的。下船的士兵被他们团团围住,他们的穿着如同乞丐一样,破破烂烂,甚至有人干脆光着上身,黝黑的皮肤在太阳下发亮。这些人相互拥挤、推搡着,都希望自己可以挤到士兵面前兜售自己的物品。有些大人为了挤到前面,会毫不客气地踹倒那些瘦小的儿童,有些不服气的儿童会跟他们厮打。哭喊声、谩骂声乱作一团,让日本士兵感到很可笑。

  

  二战日军老照片而那些惦着小脚的老妪丝毫不比男人们跑得慢,她们会抓住士兵的衣袖,用一种难听的哭腔,如丧考妣一样,哀求士兵买她们的物品。有时候,一些男人也会用这样的哭腔售卖自己的物品。这让士兵们感到好奇和纳闷,难道中国人的卖东西都是这样的吗?拗不过这些中国小商贩,多数士兵会购买一点东西,没想到日本的钱在这里这么受欢迎。最终,还是宪兵帮助驱散了他们。有些没有卖出东西的男人将脾气撒在孩子身上,当着士兵们的面狠狠殴打孩子。有些士兵看不过去,厉声喝止,他们会立即动手,而后给士兵们不住作揖,但脸上却挂着一幅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注:当时日本军部有命令,不允许私自拿取中国人的物品,如需要物资,必须花钱购买。如强行拿取,会被宪兵带走,要受到严厉惩罚。但离开天津后,这些命令逐渐失效,士兵们变成了强盗——东史郎)下船后还没有来得及休息,上面传达了行军命令,要士兵徒步前进一百二十里,参加“引河桥阻击战”(与童子军作战,但没等到战,童子军就已经溃散)。士兵们只好拖着疲倦的身子,带好自己的全部装备组成队列,快步前进。

  

  二战日军老照片中途没有任何休息命令,所有的士兵衣服都湿透了,腿越来越疼。到了军粮城之时,休息命令终于下达,士兵们如栽倒的大树一样,一个个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个时候,许多中国人再次凑上来。开始是一些孩子,接着是成年人……他们走到士兵近前,伸出脏兮兮的手,嘴里叫着“蜜饯、蜜饯”或“糖块、糖块”。很显然,以前从这里经过的士兵给过他们好处,助长了他们的丑陋行径,如同乞丐一样,一边作揖,一边不停喊叫着“蜜饯、糖块”。多数士兵的口袋中都带有奶糖或者罐头,有些士兵会拿出来给孩子,这些士兵多数已经结婚,他们本身也有孩子,看到这些中国儿童,会想到自己的孩子,父爱让他们对这些孩子很热情。但有些士兵,纯粹就是为了拿这些脏兮兮的人取乐,他们会将糖果丢在泥坑或者满是尘土地上,看着那些小孩子为了争夺糖果而相互厮打,那些成年男子也会加入殴斗之中,从孩子们手中夺取糖果。看着他们滑稽的样子,士兵们哈哈大笑,越来越多的士兵往地上丢糖果,丢的越多,他们打得越凶,士兵们也就笑得越开心。几粒奶糖就可以看一出热闹的“好戏”,士兵们乐此不疲。

  

  二战日军老照片有的士兵,会将糖果拿在手中,吸引他们过来拿。这些人拿了糖果后,会作揖,会磕头,会给士兵捏腿捶背,如果你给他一根香烟,他们空洞麻木的眼神会立即明亮起来,接着露出极其难看的笑容,对着给他烟抽的士兵连连作揖。东史郎形容自己看到这样的画面,觉得很恶心,尤其是一个男人拿到香烟后,跟孩子炫耀,让那个孩子给日本士兵磕头,为的是多讨要一根香烟。一根香烟,就可以让人丧失尊严,又或者这些人根本没有尊严。休息过后,继续前行。路面都是矮小昏暗的小房子,男人们就蹲在房子的角落大便,看着士兵过去,边大便边双手合十呈作揖状。然后抓起地上的石块或者稻草作为拭秽物,哪怕是连最低廉的草纸都不用。

  

  二战日军老照片东史郎自称这一路看到十几次这样的画面,简直糟糕透顶。到了天津市区之后,才总算感觉到一点文明气息,那些穿长衫的知识分子,以及穿西装的社会精英,眼神透着光芒和自信,跟一路上见到的那些浑身上下脏兮兮、破衣烂衫、皮肤黝黑、神态猥琐、眼神麻木的人呈鲜明对比。只不过,这种人是极少数极少数的,如果这样的人多一些的话,日本也不会这么轻易战胜。离开天津后,东史郎去过河北、河南、江苏等地区,所见也跟在塘沽——天津市区行军途中见到画面的一样。他描述自己看到很多院门很豪华的人家,本以为这就是中国人口中的财主,结果砸开大门进入院子之后,却发现仅仅只是大门豪华。屋里摆设简单至极,黑乎乎的墙壁上贴着五颜六色的彩画。房主人穿的衣服破旧如乞丐,脸上永远是洗不干净的样子,两只眼睛如死鱼一样,丝毫没有活力。中国人喜欢将光鲜的东西给别人展示,为的就是炫耀,让别人高看自己。实质上很多人除了这个豪华大门之外,什么也没有。不知道这样的虚荣有什么用?

  

  二战日军老照片他曾经去一家有着豪华大门的人家去征用驴子,这家的男主人穿着一件满是油污的面长袍,棉花从破洞中露出来,却不缝补。尤其是屁股后面露出的棉花,已经变成黑色,黑坨坨黏在一起,如同老绵羊的尾巴一样。看到东史郎进了院,他莫名其妙地傻笑,手里拿出几块大洋翻来覆去,好似在炫耀自己有钱一样。东史郎去牵他家的驴子,他突然跪在地上,用中国人特有的哭腔诉说着什么,而后在地上翻滚。这是中国人特有的行为方式,希望以此来感动对方。但东史郎并没有被感动,反而被激怒,他对这种丑陋的表现厌恶至极。狠狠踹了他几脚后,他翻起身,又笑,莫名其妙的笑。看到驴子被牵走,他跟在后面,带着哭腔,不停地说着什么。你只要一抬手,做出打人的样子,他马上下跪。东史郎形容,几乎他见到的所有人都这样,先是莫名其妙的笑,而后是撒泼打滚式的哭,如果你抬手,他们会立即下跪,做出一副及其可怜的表情。另外,东史郎还说了一件事。他说在前往徐州的行军途中,士兵们为了让自己轻松一些,会抓一些,或者雇佣一些当地人做自己的挑夫。把所有的东西,包括抢来的东西让他们扛着。这些人会想方设法跟日本士兵搞关系,不时献殷勤,如仆人对待主人一样,目的是为了换取一根烟或一块糖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东史郎说一次士兵们抓到兄弟二人,哥哥在逃跑时被击毙,弟弟看到哥哥死后,哭了一会,接着将哥哥的尸体丢在路面,跟着行军队伍继续前进。其实士兵们已经放过他,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去任何地方,但他选择跟随部队。

  

  东史郎雇佣了他,二十几天的时间中,两人产生了友谊,弟弟丝毫没有为哥哥的死而感到难过,反倒羡慕日本士兵,他极其喜欢东史郎的枪和手表,学着日本士兵的样子讲蹩脚的日语,士兵们都喜欢他,时常将自己的食物分给他。到了目的地,他就不能再跟随了,东史郎将自己的手表送给了他,又给他一些军票,接着给他一张盖有日本军章的油纸,上面写有”此人为日本人之朋友,曾为军队效力,不予抓捕或征用,应给予放行和资助……”等字样。有了这张油纸,沿途所有地区的日本士兵绝对不会为难他,还会照顾他。他与东史郎等人依依不舍,含泪分别,东史郎让他战后去日本找自己,他点头答应,笑着说回家把房产卖了,有机会就去找他。东史郎给他留了地址,从此却再没有见到他。他去了哪里?东史郎认为他很有可能参加了敌对势力,尽管他愿意跟日本人做朋友,但很多年轻人在家国仇恨面前,改变得很快,这种情况在战争时代太常见了。敌人可以是朋友,朋友也可能是敌人。

  

  为何会这样想?因为东史郎从那个少年眼中看到中国人少有的精气神,他形容那个少年的眼睛非常明亮,硕大的眼睛充满光芒,健康而精神,让人感到一股力量。如果他成了敌对士兵,一定是个好士兵,如果中国多一些这样的年轻人,日本不会这么轻松就占领这么多地方。后来在徐州会战中,东史郎见到很多有着这种眼神的中国士兵,他开始感觉到,也许日本最终并不会赢得这场战争!陋文一篇,就此打住。本文参考东史郎著作《东史郎日记》(英文完整版),文章中所使用图片均取材自网络,与本文描述并无实质性关联。最后依旧是那句天天说的话,关注大师,听大师每天讲段子给你。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