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他是最会写诗的亡国之君,亡国前千篇默默无闻,亡国后首首经典!

他是最会写诗的亡国之君,亡国前千篇默默无闻,亡国后首首经典!
2021年06月16日 02:59 新浪网 作者 解忧文史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短暂人生浮游之间,有人选择入仕途得功名,抱着奉国杀敌的赤胆忠心“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有人选择隐人世寄山水,握着一支笔直的竹墨挥洒“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两种人生像平行列车往着两个不同的方向驶去,所幸的是这都是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

  

  然而有时候人生并非都属于自己,身在江湖的我们也有身不由己的苦衷,比如那些生于富贵却不愿与权力苟且一生的君王。赵佶,一个政治上被唾骂万世的loser,却是雄立艺术高峰的飒飒王者,书法、工画无不精妙;木匠皇帝朱由校,困于内忧外患,疲于东林党争,眼看大明的江山就要改姓,他却只身一人与斧锯刨为伴,你能说他一无是处吗?你只能说他入错了行。除了他们之外,历史上还有一位同病相怜的皇帝,他天生不入流帝王将相,却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而承接了一个帝国。然而千百年后人们记住的不是他的王业,而是他的另一个身份——花间词人。

  

  相信很多人都猜到了,他就是南唐后主李煜,小解称其为最会写诗的亡国之君,恐怕是没什么争议的吧?“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吃喝拉撒均是丽诗,李煜可以将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当作诗来吟诵。然而很少人知道的是,其实李煜诗词是分为两部分的,以亡国为界:第一部分题材多为宫廷生活之男欢女爱,风格绮丽柔靡,虽然字里行间也泛泛淡淡的哀愁,但为人称道的很少;第二部分是亡国后李煜的所感所发,亡国之痛,哀婉无奈,凄凉悲切,极具感染力。所以如今我们吟诵的李煜词,基本都是在他漂泊异乡羁旅中写下的心里话,比如那一曲最艳丽最凄绝的《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虽然“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是最出彩的笔触,但一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才是李煜最痛彻心扉的地方!弱不禁风的身子倚靠在弱不禁风的小楼,一切摆设都照旧,一切风光都常在,只是人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只有一江春水毫无心事地流淌,一往无前。皇帝,是古代社会的至高位置,亡国之君,又是一个时代的极致悲哀,从天上掉落地面,李煜尚能忍住泪握住笔,写下一行行沾染愁绪的句子,而我们呢?我们是否能从速溶的世界中抽身去看一看生活的侧面,哪怕是挖掘出一丝青苔也好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