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富婆王珞丹,会和穷人做闺蜜吗

富婆王珞丹,会和穷人做闺蜜吗
2021年07月14日 00:39 新浪网 作者 八楼象女士

  写这篇稿子是下午16:27,我坐在回京的高铁上。

  起初是翻看大家的留言和私信,后来越翻越想就大家聊的内容写一写,所以这篇文章是我在高铁上敲下来的,伴随着车厢里此起彼伏的孩子尖叫声(由衷希望出一个孩子专列)。由于大家问的都比较私人化,这篇文章也就写的比较主观,我觉得一百个人可能会有一百种看法,只是你们拿我当自己人,我也拿大家当自己人,所以聊一聊心里话。

  根源问题是这样的:昨天那篇文章,我说《北辙南辕》里的尤珊珊(王珞丹)住着视野开阔的大平层,每天一睁眼,家里洒遍阳光,从这一点来看她是个有钱人。这是有钱人的细节,因为在北京,阳光都是用金钱来衡量的。于是很多人发私信问我——在北京生存真的这么难吗?连阳光都很难拥有吗?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聊聊。

  先从我好朋友的真实故事聊起吧。

  女孩子,北京本地人,家里在北京有一套房子,不算豪宅,130平左右的普通住宅。

  她是三年前离的职,离职之后觉得自己身心疲惫,于是花了两年时间做调整。

  具体调整内容为:去韩国待了半年,因为喜欢的爱豆在那里;和朋友时不时聚一聚吃个饭,接收一下好玩的趣事,我是她的约饭对象之一;减肥,每天早起去菜市场买新鲜蔬菜,我有时候会在早上五六点收到她的微信,听她感叹当代大爷大妈有多么身强体壮(主要是她抢菜抢不过大爷大妈);追剧追综艺,据她所说,在家一边啃西蓝花一边重新看完了《老友记》《摩登家庭》和《武林外传》……

  本来她去年过完年就准备重新振作找工作的,结果赶上疫情,没办法只能再等等,趁着这个“等”的时间,她去考了一个驾照,原因是疫情期间人少,不用每天排队练车。

  半个月前我刚跟她吃过饭,她是开着新车来的,十几万的车,对女孩子来说够用。她那天晚上送我回家,一路上都在懊恼,明明是铁了心要买白色车的,最后还是拗不过店员的忽悠,买了深蓝色。

  哦对了,她的新工作也找到了,在某国际频道做运营。

  这是一个很悠闲的现实故事,她也有焦虑,但很明显焦虑指数比起很多同龄人要低很多。究其原因是她是本地人,“生活”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我不是今天回北京么,我妈一直在念叨,你说你在家里找个工作多好,都不求你考什么公务员,随便找个工作都可以,也不用租房子了,住在家里,挣多少花多少。

  其实我这朋友的日常,和我妈劝我留在家里,基本属于一个意思——你在家乡生活,会轻松很多。

  首先你会省下一笔租房子的钱。

  我那天晚上睡不着,刷手机到一个豆瓣帖子是问大家漂在一线城市租房子都花了多少钱,很多人都说出了一个惊天数字,我不信这个邪,非要自己把这四年的租金加了一下,这下可好,彻底睡不着了……

  真的,不算根本不知道这几年光是房租就花费这么多。

  在一线城市租房是一个让人逐渐泄气的过程。

  我记得当年特意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和好朋友来北京看房子,北京夏天经常下暴雨,一阵一阵的,但当时正值毕业季,房子不抓紧时间看就被别人抢走了,只好顶着暴雨看房。

  这时你会发现,所有看过的房子,都离你心理预期差了那么一点。要么是价格、要么是位置、要么是设施……

  我和朋友本来计划的很好,周末一共两天时间,一天时间看房子,一天时间和房东签约。然而事实是,两天看了几十套房子,最终都没能定下来到底要哪一套。当时我和朋友又累又饿,站在东大桥地铁站附近,看着远处居民住宅的闪闪星光,不禁感叹,什么时候才能在这座城里拥有自己的一盏灯啊。

  那天晚上我就坐高铁回家了,回家之后我爸妈准备好了饭菜,我看着家里明亮的客厅、舒服的沙发,又想起在北京看得那几套逼仄老旧的房子,最直接的想法就是“要不要留在家里”。

  我以为就我一个人产生了这种想法,但后来很多同样在北京打拼的外地朋友告诉我,他们同样无数次被找房子、搬家、与房东撕扯……等一系列琐事烦的恨不得离开北京。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很幸运,有个亲戚在一线城市,而亲戚恰好有一套不住人的房子,你表面上是给亲戚看房,实际上是走捷径找了个住处。

  但绝大多数人,还是会以非常慌张的状态开启自己在一线城市的生活。和陌生人合租是常事、为了省钱一个不怎么地的房子也是常事。

  所以想要在一线城市活成《北辙南辕》里的尤珊珊,真的是要依附于时间的。

  大概是这么一个过程。先是和陌生人合租,然后是和好友整租,再然后是自己单独租一个开间,紧接着是自己租一个大差不差的一室,最后才是你有资格去挑采光好的房子租。

  对了,实现这个过程是要不懈怠工作,保持频率往上走的。要是每天混日子,估计很多年之后还是合租。

  不过要是在此过程中找到一个对象,也能加快租房进程。两人可以租一个大一点的开间,总比和陌生人合租每天闹矛盾好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北上广情侣很难分手的一个原因,很多情侣分手之后代表着住房降级。

  其次,我觉得“生活”和“生存”到底是不一样的。

  我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好朋友,她那叫生活。《北辙南辕》里的金晨和蓝盈莹,也叫生活。

  你别看这俩人每天吊儿郎当没个正经工作,但她们父母辈和爷爷奶奶辈都是北京本地人,在这座城市里是有后路的,所以我昨天在文章里说,她们的焦虑和北漂的焦虑,不是一个层级上的。

  大部分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外地人,都还只是做到了“生存”。比如挣的钱刚刚够花,或者遇到大事还需要父母帮衬一把。

  我不是跟大家讲过,我刚来北京那一年被房东给坑了么,一个人要拿2万块钱出来,而我当时银行卡上只有三千。没办法,就只能打电话搬救兵,第二天我爸妈转账送钱。

  真挺不好意思的,就觉得自己都工作了还要让父母拿钱,我妈原话是:头三年紧,后三年松。大意是说,你在外打拼,头三年一定是很过的很紧张的,后三年会逐渐轻松起来。

  你可能会问,际遇不会加快我们在北上广从“生存”到“生活”的转变吗?对于这个问题,我是很悲观的,我觉得不能。说实话,阶级壁垒很不容易打破。

  《北辙南辕》里面,我相信在北上广有一部分人的日常就是如此,但我唯独不相信尤珊珊会和冯希玩到一起去。

  尤珊珊我在昨天的文章里做过详细的介绍,有钱的女老板。冯希则是一个外地人,念完高职就在家乡工作,后来男友考博士考到北京,她不喜欢异地恋,就跟着一起去了北京。

  在北京,她认识了尤珊珊,俩人都是湖北人,尤珊珊念及老乡情分处处帮她,去酒局会带着她,去高级马场骑马会带着她,炒股会带着她,开餐厅会带着她……冯希被尤珊珊带的成了个有点小钱的人,攒了三十万,以及她还是餐厅总经理,整个人的社交面一下子广阔许多。

  我觉得我们对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过于乐观了,总觉得人际交往的基调是慷慨无私的。NONONO!

  尤珊珊说她喜欢带着冯希,是想带冯希见见世面,给冯希平淡无奇的生活添点色彩。很明显,这不掺杂功利目的。

  但现实生活中,富人通常不可能和穷人分享财富密码,大家所处圈层不一样,普通打工人很难融进老板们的圈层,老板们更不会主动去和打工人打成一片做朋友。

  同时财富上的不均等,是会拉大彼此之间的差距的。

  这一点在大城市尤其明显,你身边的朋友和你基本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大家差距很小,甚至状态相当。

  所以那些偶然认识一个老板,从此开启另一页人生的剧情,就留在电视剧里吧,现实生活中是很难用“际遇”打破阶级壁垒,从而实现在一线城市惬意生活的。

  所以在一线城市里,想要生存其实很简单,生存就谈不上什么天价物件。难的是“生活”。

  生活是要和这个城市融为一体,基调至少是轻松的。

  我觉得想在一线城市不感受到失望,一开始就不要抱着“好好生活”的态度。不是说我们大家不会出人头地,是现实教我们做人,会告诉我们:“好好生活”不是你现阶段该想的事。

  我是象女士,一个爱吃爱闹爱为女性打抱不平的女青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王珞丹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