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现实版“秋瓷炫”,一个人养孩子、还房贷

现实版“秋瓷炫”,一个人养孩子、还房贷
2021年07月16日 00:18 新浪网 作者 八楼象女士

  她大学谈过一任男朋友,我们都觉得那个男孩子没什么责任心,平时宁愿窝在寝室里打游戏,也不愿意陪她看个电影,哪怕是绕着学校操场散散步。

  但她即便被那个男孩子伤过心,依旧愿意捧出一颗真心。

  她会在没课的时候坐车到市中心,打包一份西餐带回学校,帮男友改善伙食。那时候学校附近在修地铁,漫天黄沙,她每一次坐车回来都要抱怨自己的毛孔里堆满了尘土颗粒。

  可抱怨归抱怨,每周一次外带西餐,一次没落过。

  有一次男友对她说了实话,说根本不喜欢吃西餐,一块牛肉一坨意面几片菜叶子,有什么吃的。

  我们后来才知道这档子事,正准备替她鸣不平,她却告诉我们:但是我发现万达有一家川菜很不错,以后我多打包一些菜回来,咱们可以一起吃。

  就这样,她从打包西餐改为打包川菜,携带困难程度,由三颗星升级为五颗星。

  有一次打包的水煮鱼没有包装好,上面那层油漏到她裙子上,看着她那么心疼那条裙子,我只好打电话向我妈求救,衣服上的大片油渍要如何彻底清理。

  她为男友做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某年冬至,她男友抱怨食堂里的饺子不好吃,她就跑到学校旁边的超市买了酒精锅和湾仔码头速冻水饺,然后在寝室里煮饺子,一共两种样式,一种是普通水饺,一种是酸汤水饺。她把饺子捞出锅,争分夺秒的端着饭盒奔向男生宿舍给男友送饺子,她说饺子不能吃凉的。

  不想让大家误会,那个男孩子不是很有钱的富二代,反倒我认识的她是个富二代,她在这场恋爱中花的钱,大概是男方的几十倍甚至更多。

  然而不光是钱,精力也是她付出的更多。

  她总嚷嚷着很不喜欢大学所在的城市,夏季炎热,秋冬干燥,春天又是一阵接一阵的妖风,但她又明确表态,如果可以结婚,愿意留在这个一年四季都很不客气的城市。

  结果当然是唏嘘的,两个人在毕业前半年分手,男孩子很快投入到下一场恋爱中去,她一个人落寞了很久。

  我们曾在寝室走廊里喝过大酒,主要是她喝,其他人当树洞。

  毕业后我们一起在北京工作,她认识了一个男孩子,开始人生第二场恋爱。那真是一段很平稳的感情,一度走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两个人都想留在北京,她家里人同意,但认为既然选择结婚就要有一套房子。

  这一任男友家里拮据,再加上北京房价堪称恐怖,买房在短期内不太能实现。她家里人说,没钱没关系,房子的首付钱可以我们掏。可是这个男孩子要面子又大男子主义,放话如果女方家掏钱买房,那就分手。

  因为房子,两人矛盾增多。她觉得他矫情,他认为她家里人不够尊重,最终一拍两散。

  分手之后,她以瑜伽师的身份去五台山学习,也希望借此机会散心,谁知在那里遇到了她现在的老公,一个江苏小伙子,两人那年三月相识,五月领证,十月办婚礼,十一月怀上了孩子。

  她搬走全部家当离开北京的时候,我去送了她,我问她“你想好了吗”,她说“我一直都很想有个小家的,我们上学的时候聊过,你忘啦?”

  我没忘,我怎么可能会忘。

  她告诉我,家里生意的发展史,和她的成长线几乎是吻合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忙于生意,天南海北的跑,所以她12岁之前,都是在爷爷家过的。

  “小时候老师让写《我的妈妈》,我是全班最低分,你知道为啥么,因为我记不清我妈的长相,我得看照片才能描述个七七八八,然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写,人家都是写我有个伟大的妈妈,我写的是,我有个电话妈妈……”

  “什么是电话妈妈?”

  “因为我小时候,妈妈只存在于电话里啊!他们不怎么回来看我的,除了寄钱就是打电话,那时候我妈一打电话来,我就会喊,电话妈妈来啦!”

  后来她又告诉我,初中三年是在姨妈家过的,姨妈出国定居之后,她又去二姑妈家生活了两年,高三那年她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而在她辗转多地生活的时候,她妈妈生了两个弟弟,她看着妈妈抱着弟弟拍照,总觉得他们更像一家人。

  而且因为现在有钱了,不需要再奔波了,父母把大把时间给了她的两个弟弟。

  我们上大二那年,她妈妈陪着弟弟去美国夏令营,中间打电话过来问她要不要带些什么,她本来想说带些口红和粉底,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吞吞吐吐说了一句“没什么特别需要的,我买的都有……”

  她能明显感觉到,父母是想和她拉近关系的,但是亲情实实在在耽误了十几年,想要在短时间弥补,有些天方夜谭。

  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渴望建立自己的小家。但婚后生活和她预想的不同。

  婆婆不希望请月嫂,老公“听话”,一切以父母的意愿为准则。她不想让老一辈把孩子养的骄纵,只好自己辞掉工作带孩子。

  孩子慢慢长大,她认为要为孩子以后做打算,她老家的省份每年高考人数少,房价又很低,于是她和老公一家商量着在她老家买一套学区房,这样方便孩子以后上学,高考也不用那么辛苦。

  可是老公家里不愿意,把话摆在明面上:如果你在你的老家买房,那我们家分文不出。大概是赌一口气,也是真的很生气,她硬着头皮在老家买了房子。一是真心想给孩子一个轻松点的未来,二是想要告诉婆家人,没了你们,我也是可以买得起这个房子的。

  去年她为了凑首付钱找到我,问我能拿出多少,我知道她心里不痛快,又不好意思开口向自己爸妈要钱,所以把自己压箱底的钱都借给了她,虽然没有多少。

  现在的情况是,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在老家生活,为了养孩子,她重新当起瑜伽老师,每天白天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下午再花一小时把孩子送到晚托班,这样她晚上可以接一些白领的私教课,挣得会更多一些,毕竟身上背着房贷。

  没离婚,老公时不时会打电话过去询问孩子怎么样,她也不奢求什么,她说意义不大。

  父母有时候会帮她带带孩子,但双方总归是有距离,很多时候她还是不好意思开口。

  很累,真的很累,我觉得普通人上班已经够辛苦了,更别说还带一个孩子。

  可是我觉得她虽然现在生活得很累,却轻快了很多,是心理上的轻快。大概是她把自己需要托付的安全感进行了载体转移,从别人变成了自己。

  她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毕恭毕敬地靠维系一段感情而获取安全感了。

  我并不觉得「安全感」是一个不好的词,我更认为每个人都是没有安全感的,我们的经历或多或少导致安全感缺失,而我们活着的这些时间,大多一直在寻找能获取安全感的载体。

  我的好朋友是这样,我是这样,秋瓷炫也是这样。

  好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秋瓷炫的个人稿件,在那篇几千字的稿子里,我总结了她一路以来的经历,真的是不容易,所以我理解她很看重家庭。一个可靠的丈夫,一对和蔼的公公婆婆,一个温馨的家庭……这大概是秋瓷炫获得安全感的来源。

  所以她在婚礼上哭着对于晓光说,谢谢你成为我的至亲。

  所以她为了能在下辈子还和于晓光做夫妻,主动再次求婚,希望他们感情能有一个延续。

  但我又觉得,不是一个人前半生过得太辛苦,老天爷就会毫无道理给这个人无比甜蜜的后半生的。

  我知道,大家很喜欢说“老天爷都是公平的,给你苦也会给你甜”,嗯……我想泼盆冷水,不是这样的,不能这么换算。

  幸福、安全感,这些东西也是要“试”的,至少在我看来,不是所有人都是大哲学家,我们总是会抱有侥幸心理,然后寄托于一个载体,也许会栽跟头,接着再次寄托。

  在于晓光被拍之后,紧接着秋瓷炫那边也出了新闻,是说她要和张震、河正宇、黄政民等影帝级人物拍飞新剧。

  可能对于秋瓷炫来说也是一个转折,在老公被众人议论的时候,她是可以靠自己双手挣来的工作得到很多尊重的。

  所以我不想让大家把这件事看得很悲情,总想着她前半生太苦,嫁个老公还这么不靠谱。

  如果把我们遇到的每一个坎都看作是一个有效的“安全感载体更替”,可能会更舒服一些。

  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烂事儿的,太悲情,这些事就会变成一个纯负面,你就再也无法考虑到对我们有帮助的那一面了。

  我是象女士,一个爱吃爱闹爱为女性打抱不平的女青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秋瓷炫男友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