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张子枫为何不想努力了

张子枫为何不想努力了
2022年08月05日 22:19 新浪网 作者 八楼象女士

  我看《天才基本法》没开倍速所以看得很慢,陆陆续续才看了十集,但也有人跟我讲,这部剧可以分为好几个部分,前十集正好算一部分。

  很多账号都在写前十集里的小演员又灵又可爱,我大概是个异类,最喜欢林兆生和张叔平的part。

  林兆生和张叔平在前十集的故事,可以概括为“天才”和“差一步成为天才”的故事。

  林兆生是天才,高深难解的数学题在他面前少了许多威慑力,但林兆生在平行世界里没有成为名利双收的数学家,而是一个看大门的,留着长发骑着摩托载着美妞,总之外表看上去一点都不“天才”;

  张叔平反倒在外表上更符合大众对“天才”的定义,穿着沉稳、戴着眼镜、不苟言笑,但张叔平离天才总是差一步,因为他前面永远有一个天才林兆生。

  前十集很好看的部分在于,它把“天才”和“差一步成为天才”的两种人生平铺了出来,那种反差很刺痛人。

  林兆生是数学天才没错,他的生活中有数学,但他的生活中并不全是数学。他要看片、要谈恋爱、要搞摇滚、要干这干那,有的靠谱有的不靠谱,要说他整天瞎忙,其实也不偏颇……而正是这样,我觉得反倒能印证他是一个天才。

  为什么?

  因为天才是不动声色的,因为天才身上大多具备同一种气质,叫做四两拨千斤。

  我看剧的时候有个很奇妙的感受,林兆生给孩子们补习奥数,那些题我都会着重听一听,当然做不做得出是后话。

  后来我发现并非因为主角光环,而是林兆生讲奥数题的时候足够轻松,像一个吊儿郎当的人跟你讲八卦,谁不喜欢听八卦呢。

  以及我注意到林兆生喜欢一边画图一边解题,有次他给孩子们讲鸡兔同笼,真的画了两个笨笨丑丑还很搞笑的图案出来,然后穿着大裤衩吧啦吧啦开始讲。

  我小时候补习奥数,老师也讲鸡兔同笼问题,只不过用“○”代表鸡,用“×”代表兔子,几分钟后满黑板数字和符号,我提不起兴趣,随即和同桌开始写言情小说。

  剧中还有一处高光片段,是林兆生给孩子们讲什么是奥数,讲为什么人类要研究数学。

  我是个数学很不好的人,上学时见到数学题就绕道走,甚至前两年在地铁上看到神似高中数学老师的人会心慌,但这一段我认真看了两遍,我只是觉得感动。

  林兆生给孩子们讲为什么会有数学,从远古讲起,讲数学和古早人类之间的关系,我估计孩子们第一次意识到,数学的存在不是为了竞争,数学的存在是为了帮助人类解决问题。林兆生把研究数学比喻成磨斧头和造桥,但他又一遍遍告诉孩子们:磨斧头和造桥,不是数学全部的意义。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天才可以讲出的对于数学的见解,它不沉重,它是很轻柔的。

  以我目前的认知来看,成为天才需要天赋还需要热爱。就像林兆生,他对数学的热爱会让他在面对数学的时候,总是带有一份敬仰与欣赏,数学在他看来是闪着金光的雪山,而不是一种沦为世俗的渠道或手段。

  简单来说,判断一个人是否热爱一件事,可以看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人啊,其实特别主观自私,只要自己认定是值得的,一定会有发自内心的行为和夸赞。

  林兆生在给孩子们讲数学的意义时,用的语言极其简单,可他眼中闪着光,那种神态可比他谈恋爱的时候畅快自如多了。

  那么张叔平呢。

  表面上看,张叔平比林兆生成功太多。

  张叔平在平行世界是王牌奥数老师,甚至有一个以他名字为名的奥数训练营,这个训练营里的孩子是各个小学的尖子生,张叔平主导整个训练营,最终选出五人代表市里参加奥数竞赛。

  我看这一部分很崩溃,因为小时候上过学校办的培优班,太明白好学生之间的竞争有多残酷,那种残酷是不分年龄的。

  我有时候会开弹幕,看到很多人说这些孩子为了争取竞赛名额不择手段,我后来又想了想,觉得孩子们不顾一切去竞争,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张叔平制定的规则太极端。

  训练营开始第一天,张叔平让这群孩子背着行李跑到教室然后开始考试,排名倒数后五位会直接淘汰。林朝夕形容这不是训练营,是奥数大逃杀;

  第一次考试结束,张叔平按成绩把这群孩子分为四档,处在第四档的孩子,张叔平已不抱太大期待,他认为那些孩子早晚会被淘汰;

  以及在后续考试中,张叔平让孩子们自行组成五人小队,最后看平均分,还是末位淘汰制。

  这群孩子自然不希望自己被淘汰,于是一些孩子会抛弃成绩不好的原队友,和成绩好的人组队,当下的他们或许把友情放在身后,眼中只有竞赛名额。

  类似规定还有很多,以至于这群孩子没有一刻是放松的,而张叔平本就是个不会放松的人。

  我觉得张叔平这个人最大的特质就是“紧张”,他担心自己选不出拔尖的奥数天才,所以选择用这种方式去激发孩子们的潜能,他不会过多停留在“过程”,他要的是“结果”、是“分数”。

  对这一点最好的体现是,助手告诉张叔平,得拍几张学生搞课外活动的照片,教育局会看。张叔平不苟言笑表示,考试都没考完,搞什么课外活动,搞课外活动能帮助他们提高成绩吗?

  我觉得张叔平的紧张感,源于他的不甘。

  他并非不认同林兆生的天赋,我反倒认为他是欣赏林兆生的,他的不甘来自于——自己明明离天才就差那么一步,为什么无法触及?为什么就停在这一步上了?为什么?

  他没办法绕开这个现实,因为那个距离太近了,远距离可以让人放弃,但近距离只会让人不甘。

  他拼命想要去触摸“天才”二字,所以只能从林兆生不具备的地方入手,花更多时间比林兆生做得更好。这一点在剧中逻辑自洽了,张叔平一早便告诉训练营的孩子们:智力不是决定性因素,勤奋才是。

  我的理解,他是在用这样的价值观说服自己。

  但结果充满戏剧性。一共五个竞赛名额,张叔平每天管这管那教出两个,林兆生每天不着四六吃着花生,教出三个。

  我不讨厌张叔平,我反而无比理解张叔平。

  上学的时候,我觉得那些天才式的学生,带给我最大的刺痛感是成绩,我拼死拼活考八十,人家轻而易举一百分;

  但是现在,我觉得天才们或者有天赋的人们,带给我最大的刺痛感是他们不在乎、不看重,是他们身上的“浪掷感”。

  那种明白自己的特长,但不炫耀也不刻意维护、任由其流逝也不觉可惜的状态,是天才身上最迷人的地方。

  就像林兆生,他有一个聪明的大脑,但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金字塔尖上的人,他房间里贴着性感女郎、女友一茬儿一茬儿的换、每天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东西。然而只要当他想做好一件事,比如想教育出几个尖子生,总是尽在掌握、总是轻而易举。

  站在一个普通人或是离天才差一步的人的角度来看,这种天才的存在确实太具刺痛性了,他的存在让很多人努力的意义变得没有意义。

  面对这样的人天才,大多数人会做出两种选择,一是像张叔平一样,不甘心,在这条路上死磕,但这也是很辛苦的一条路,要不断调整心态,要随时准备和天才过招;还有一种人会选择像林朝夕一样。

  另一个世界里的林朝夕清楚自己聪明却不是天才,于是选择放弃接近天才,不想朝着数学天才的方向努力了。她大学念的是哲学,毕业后当了有编制的老师,领导给她介绍不错的相亲对象,她也愿意去会一会……

  我懂林朝夕的选择,就是不想让自己钻牛角尖了,天才不天才的又能怎样呢。她不想活得那么累了,想过自己完全有能力把控的日子。

  其实啊,能成为林兆生这样天才的人占少数,能像张叔平一样选择死磕的人也是少数,像林朝夕这样不愿再为难自己的人才是大多数人的写照。

  我看这部剧之前看了很多解析,不少博主剖析这部剧真正的内核不是讲天才,而是讲“相对天才”。

  我的看法,天才就是天才,只不过天才不是全能人,他也会有不擅长的领域,但只要在他热爱并擅长的领域里,他就是光芒最强的那个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公允来说,我觉得《天才基本法》不是一部下饭剧,我没办法昧着良心让大家一边吃饭一边看,因为看这部剧很难感觉到轻松,反而会想很多。同时我也觉得这部剧不适合太小的观众看,倒是蛮适合成年人看,我想比我再年长一些的人看,应该会有不一样的想法与输出。

  天才、差一步成为天才的人、放弃朝天才方向努力的人……这几种人的人生就那么铺在那里,直白、赤裸、残酷,当然还会有欣慰、热血、感动……

  真的是不同,但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只不过都是普通肉身,在很多个节点,还是会放下聪明的大脑和坚固的理智,去成全一点点身而为人的情感体验罢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