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30岁,我把自己养得还可以

30岁,我把自己养得还可以
2024年04月02日 13:30 新浪网 作者 八楼象女士

  今天我30岁了。

  我曾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有30岁,这一天太遥远了,要经历多少故事才能到这个“大人的年纪”呢?

  但现在,我扎扎实实地掀开了人生下一页,我已经和二十代做了告别。

  我没有那么潇洒地拥抱三十岁,实话讲我还没过够二十代,我这两天甚至在想,如果重新来过,一定要更加果断一些、开心一些。但没有如果,即便是重来,相信我也还是这副模样,这副见招拆招的模样。

  可能我已经在尽力把自己的二十代过得很好了。

  20岁,我在漫山遍野地玩。当时国内还不流行音乐节,我和朋友飞到上海的郊区,在一片沙土之中感受所谓摇滚。后来下起大雨,沙土被打湿变成泥巴,几千人站在泥土里跟随音乐跳动,但讲真的,那时候我挺崩溃的,我一点不觉得摇滚有力量,我只是在想晚上回到酒店要怎么清理这一身泥巴。

  21岁,我开始写东西了,之前不是一直很流行“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吗,我想我的命运齿轮就是在2015年那个夏天开始转动的。当然了,我一开始根本不会写东西,每天写出来的稿子都在被领导打回,然后我就哭,每天哭,有时候一天哭两场,朋友见到我问“你失恋啦?”

  我爸妈从来没有寄希望于我靠写东西谋生,记得我当初来北京办实习入职的时候,我妈一再问我“你别不是被骗了吧!”

  可是我就这样写了九年东西,无数次因为稿子哭到打嗝(我知道很好笑但这真的是我的生理反应),也自认为写出过一些还可以的东西,从中获得过巨大的幸福感。我在想,如果文字不灭亡,我应该一直会写下去。

  22岁,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文艺的一年。那时候我几乎没有物欲,钱都花在音乐碟和耳机上面,再不济就是在kindle上买书看(现在已经彻底被闲置)。这一年我去了雁门关和山西古城,我很喜欢凛冽的北方,我总觉得自己世世代代都是北方人。

  23岁,我还在满世界的玩,我和朋友说走就走从成都一路玩到了川藏,看到了壮丽的贡嘎雪山。然后在那年夏天,我来到了北京,正式成为北漂一员,住在遥远的通州。

  那年我被路上被人骗过,对方是一个女孩子,她告诉我钱被偷了,没钱去北京西站,然后我给她转了150块钱,再然后她拉黑了我。很多人问我是怎么相信对方的,我说因为自己也是一个人在北京,也有很多困难的时候,我选择帮她,是因为我担心自己也会有这样一天,我希望好人多一点。

  现在我仍然不后悔给那个女生转了钱,如果真的要开解,那我希望自己吃亏是福。

  24岁,我在北京的生活开始步入正轨,每天都很忙,忙到没有周末,后来我开始享受这种忙碌,如果让我闲下来我会发慌,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那一年我妈经常发给我的微信是:你没事出去转转啊!

  25岁,我开始学着在北京放松,和当时玩得好的同事去酒吧喝酒,我第一次意识到,啊,北京的夜晚原来是这样的啊——燥热、蚊虫不断叮咬、每个人都在扯着嗓子说话、很累但发泄掉了压力。

  但我仍然算是个没什么生活的人,我经常在睡不着的凌晨打开电脑写稿,第二天被领导问“你怎么昨天半夜三点还在登录后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笑笑,因为我好像只有在写东西的时候没有负罪感。

  26岁,“八楼象女士”出现了,我就是象女士,但从另一角度来说,我视它为我的孩子。我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在这个账号上,刚刚松下来的生活再次打上了发条,但我成长了,刚开始写东西的时候是每天都哭,写八楼象女士的时候是三天一哭,哈哈。

  那年我写了很多篇《浪姐》的稿子,相信很多朋友是从那时候认识我的。当时因为全球流行病,我被困在家里,每天足不出户,坐在电脑前吃着西瓜写着稿子。我不觉得苦闷,我实在太享受独自在家的过程,我开始发觉自己可以和孤独做朋友,我可以和自己玩得很好。

  27岁,八楼象女士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低迷后逐渐走上了正轨,越来越多人认识到了我,讲真的,那时候我很幸福。

  那年我和小王在一起了,恋爱很美好但工作很忙碌,我很难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所以总是手忙脚乱的样子,每天都很慌张很急躁,但又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

  现在想想,其实那个阶段我根本把控不好自己的生活,整个人面对生活的改变是非常稚嫩的,甚至我在想,只是把工作处理好不能称之为驾驭生活的能力,把各个方面都尽力做好才是。

  28岁,大环境开始变差,这一年我经历了很多个紧张时刻,我在想自己以后要怎么办。缓解方法就是买东西,买了很多可能根本用不上的东西,记得有一次我买了一个彩妆套装,但现实情况是我居家办公了两个月,即便不居家办公,我也没有化浓妆的习惯。

  我发现自己找不到缓解压力的方式,只能通过最表层的买买买来解决,可问题买买买只会给我带来更大的困扰,有时候我看着自己买来的东西根本不用,我会特别着急。

  29岁,我的工作出现了一些变化,一开始我很慌张,但后来我觉得做好当天要做的东西就已经很好了。于是我开始习惯于每天在笔记本上写下这一天要做什么,下班前做完,然后就再也不要设想未发生的事。

  我学着给自己“放假”。以前我压力太大写不出东西的时候,便会逼着自己写东西,结果就是压力巨大,还是写不出来,随即感到挫败感。但我现在会觉得I need calm down,我会放过这一天的自己。

  我发现自己的兴趣其实是做饭。把每个菜洗净切好,然后一一装在盘子里,紧接着排队下锅……我喜欢做这种有秩序的事。以及我听到热油下锅爆发出的滋滋啦啦的声音就会最大程度地放松,彻底逃离出写东西这件事,就能继续写出东西来。

  这一年我扔掉了很多东西,比如激情上头购买的化妆品、比如只图好看却没有质感的衣服。然后我不断告诉自己,在承受范围之内买实用的,哪怕贵一点。

  我也开始关注自己的健康,我从最爱的湘菜川菜辣火锅变成了粤菜的感兴趣者,我觉得“吃得舒服”比“吃得爽”更重要。

  其实我写到现在,说实话,这跟我20岁所预期的三十代一点都不一样。

  我在小学作文里写,30岁的我应该结婚了,成为一个孩子的妈妈,但现在我没结婚没孩子,有时候早上会慌慌张张叼着面包片赶地铁,心中默念“别迟到啊今天!”

  我没有变成潇洒、多金、成功的女性,我依然不是一个理智冷静、运筹帷幄的人,我还是会在某些时刻紧张,像小时候一样。但没关系,总归是有收获的,我在很慢地成长、很慢地了解自己,慢一点也没关系。

  我们这一代人好像都在尽力养一遍自己,虽然我在二十代初期并没有这个意识,但站在30岁的第一天,我觉得我把自己养得还可以,我已经比20岁的时候得到了很多发自内心的快乐。

  我买了一颗很小很小的钻石送给自己,我希望自己能像钻石一样,坚硬、纯粹、虽然被现实切割成很多面,但每一面都能折射出不一样的光。

  很高兴认识大家,以后我就是30岁的象女士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