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总得把人当人吧!”

“总得把人当人吧!”
2024年05月27日 19:33 新浪网 作者 八楼象女士

  周六北京下了一天雨,我窝家把《庆余年第二季》追平了,剧中第一个让我感到心脏被扎了一下的角色,是老金头。

  老金头靠卖菜为生,平日给宫里送菜,范闲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好活儿,旱涝保收。

  事实上老金头并没有过上舒坦日子。

  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逢节假日、生辰都要“孝敬”负责检蔬司的戴公公。有一次老金头实在没钱,便没有“孝敬”,结果被戴公公记恨,说老金头的菜不新鲜。

  范闲听了之后说,“那不新鲜就不给宫里送了呗”我想这不仅仅是范闲的下意识,也是很多人的下意识——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不,你惹不起就要等着遭殃。戴公公以“蔬菜不新鲜”为由罚银子,天天罚,所罚银子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后老金头欠下五百两。

  五百两对于老金头来说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数额,他着急,他的女儿更着急,于是女儿为了还这个钱进了抱月楼卖身,卖身钱也没有给老金头,而是直接给了戴公公。

  范闲气愤,说为什么不能告这个戴公公呢?老金头的回答是:咱一个卖菜的,凭什么告啊……

  这就是那个年代普通人的处境,想要挣钱得先掏钱,最后钱没挣到反倒欠了一屁股债。普通人是没法讲道理的,所谓“道理”,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

  老金头想赎回女儿,需要五百两,范闲帮老金头搞到了这笔钱,老金头得愿以偿。只是从抱月楼出来的只有老金头一人,管事的人说五百两只够两个时辰,若想赎回女儿,需要一万两。

  和“道理”只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一样,所谓“规矩”也是这些极少数人制定的,说一万两就是一万两,普通人大多时候只能咽下苦水。

  在范闲觉得匪夷所思的时候,王启年苦笑说,“百姓嘛,早都习惯了。”王启年这话听着刺耳却是事实,老金头被要挟一万两,他也只是叹自己没本事。

  老金头望着天说“能活着就好”,但彼时他在抱月楼已经遭到毒打,后背被打的血淋淋。然后老金头倒在抱月楼门口,下一秒一辆板车将老金头拉走,再然后一群人泼水洗去血迹……

  老金头就这样没了,他在这世上最后存在的证据也被快速清理掉,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就在几个时辰之前,在老金头准备踏进抱月楼看女儿的时候,他满脸笑容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或许那时候的老金头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心中充满了希望,他以为自己可以和女儿团聚了。

  老金头这一部分让人觉得特别悲凉。就像范闲说的那样,戴公公可能根本不记得老金头,他掠夺的也许还有老王头、老李头……在这些掌权者眼中,“老金头们”只是细小的一粒沙,不管是飘在天空还是落在土地,都是一样的不起眼。

  可对于老金头来说,那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全部,他们像陷在了泥潭中,想要往前走,但每一步都太难了。

  老金头死后,金家姑娘继续留在抱月楼,困在那一个看似华丽但毫无生机的地方里。没过多久,金家姑娘也没了性命。

  其实范闲已经帮她搞到了卖身契,但她没有走,因为进了青楼的姑娘一辈子都会带着烙印,几乎看不到未来。

  金家姑娘的死因只有两个字:随机。她只是多方争斗下的一枚小棋子,对方只是要一条人命,至于是谁,谁都可以。

  金家姑娘死的那天下起了大雨,雨水很快将这座城翻新,和老金头一样,金家姑娘就像没有存在过。

  这些剧情让人如鲠在喉,你会发现那个时候的人像一张薄纸,风一吹就会散掉。而手握权力的人就是阵阵疾风,有时候甚至乱吹一气,至于吹的是什么,不重要。

  不只是金家姑娘,连所谓的侯门贵女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叶灵儿被庆帝指婚嫁给不想嫁的人,她气到在院门口磨刀,范闲说她是不敢面对。

  叶灵儿说了一句特别凄凉的话,“我确实不敢杀他,我甚至连京都都不敢逃出去,因为走了就是抗旨,叶家担不起。”

  这是为什么我周六一口气将《庆余年第二季》追平了,因为它扎实且不避讳地描绘着每个人的命运,他们的命运勾着我一集一集看下去。

  赖名成,都察院御史,为人刚正不阿、清正廉明。很明显能感受到他没什么钱财,只是一心为庆国的倔强小老头。

  他没有大宅院,可能所住房子只是小小的一间,正是因为这样,他来到范闲所住的庭院会滑稽地用脚丈量,他没有想过原来有的房子可以如此阔气。

  他想请范闲一起合作,听闻范闲生病于是拎着几包红枣去看望,但当他看到范府桌子上随处摆着红枣当日常零食,他下意识将手里的红枣藏了起来。

  他也是一个普通人,是庆帝治国之下的一枚棋。他常年因为上朝参政忙到弯曲的脊背,最终被所赐御杖打直了。

  赖名成死去的那天也下雨了赖名成的血迹依旧会被雨水冲刷掉,他为人正直的一生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最让我感同身受的是这两天更新的春闱部分,春闱相当于我们现在的高考。

  在范闲成为此次春闱负责人之后,陆续有权势之人递帖子,希望范闲“照顾”其门生,这样一来,那些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学子便会难上加难。

  

  范闲在收到各路帖子之后站在大街上,看到来来往往的是那些没有“资本”的普通人。这其中有青年、有中年、还有老年……

  另一个镜头是一个老爷爷备考的虚影,或许是因为常年伏案,他的背早已弯曲不能直立;又或许是因为没有背景,他省吃俭用求考功名,人已是骨瘦如柴。看到这些,身而为人,无法不揪心。

春闱部分特别有意思的一个角色叫成佳林,他没有截图,因为他全程没有露过脸。

  他没有什么钱,只好在进京赶考之后靠为考院砌墙赚赶考开销;他在考完之后昏睡不醒,因为他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春闱上,为了功名,用尽了全部力气……

  看到这些场景,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像范闲一样,心中只剩“公平”二字。

  “春闱的意义,是给所有人一个相对公平、改变命运的机会,要是连这唯一的一次机会都不再公平,这世间该有多荒唐?”

  

  

  范闲跑通各个路子,尽力给所有考生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他还背起了查春闱舞弊的重任,他要查个清楚。

  老实讲做这些特别累,是心累,范闲要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与人交涉,也会得罪一些人。但他要去做,他一定要去做。

  一个叫杨万理的考生告诉范闲,“我想当官,因为我忍不住……这世上总要有人撞个头破血流,如果我要是金榜题名,这血是不是溅得更高些?这声响是不是大些?”

  

  那一刻,范闲看向杨万理的眼神特别复杂,有感动有欣喜,我觉得在此之外,还有不忍。

  范闲不忍看到一个有志向甚至是悲壮的普通人被偷换人生,不忍看到努力的普通人一再被失望摧残,他要替这些人去讨一个说法。

  

  靠着范闲的努力,春闱终于清清白白了一次,苦熬到白发的老爷爷中了,将所有气力付与春闱的成佳林也中了……很多人看到这里忍不住眼眶一热,因为我们就是生活中看似不起眼的“成佳林们”,在公平的前提下,“成佳林们”才有机会得偿所愿。

  所以为什么说《庆余年第二季是一部有门槛的剧,因为这部剧是要掏出真心去看的,需要将自己浸泡在每一处剧情中,方能感受范闲与众生。你会看到万千普通人的缩影,你会感受到芸芸众生的不易,当然,你也会从中体会到:身而为人,我们究竟要如何面对这一生。

  第二部中有一个角色叫邓子越。

  邓子越是谁?当年冒死揭发边军统领贪污,得到陈萍萍的赏识进入鉴查院一处,他原本有机会走向更高位,但因仗义执言一降再降,在此期间邓子越膝盖变软了,身上的棱角被磨平了。

  

  在与范闲的对话中,邓子越一再提起“独善其身”这个词,他说自己服了,他接受了原本嫌弃的现实,他开始将“人情世故”挂在嘴边。

  

  其实在追剧过程中,你不会厌烦邓子越的软弱,甚至可以脑补他在这些年遭遇过的不公平打压。现实中有很多“邓子越”,原本抱着一腔热血做事,但随着时间流逝,被现实一再鞭打,选择收起锋芒,去“独善其身”。

  幸运的是邓子越遇到了范闲,他在范闲口中听到了或许早想质问自己的话:不知当年的你看到现在的邓子越,会不会大哭一场啊。

  

  范闲告诉邓子越,你可以试着找一找从前的自己。

  在此之后邓子越跟着范闲奔走各处,处理了一个又一个事件,邓子越很忙很累,但他应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与充实,因为去做对的事,会不断汲取养分,会有一种坦荡的动力。

  再后来的邓子越挺起了腰板,他说:邓某此前终日浑浑噩噩、得过且过……但小范大人来了之后,一处不一样了,故此邓某此生决计追随小范大人。

  

  

  看这段的时候,我一直在盯着邓子越的眼睛看,之前他的眼睛无神迷离,会下意识回避对方,但现在他的眼神重新亮了起来,我想多年前怀揣勇气举报统领的邓子越,也一样闪着不信邪不信命的眼神。

  

  《庆余年第二季有很重要一部分剧情在讲普通人的一生,我们都看到了,普通人的一生往往如履薄冰,心怀不轨的位高权重者会不将普通人当人看。

  但我们也看到了,总会有心口一个“义”字的人站出来,他要的不是什么天大的说法,不过是希望芸芸众生能被当成人看。

  

  与此同时让我们知道人活着,靠的是那一点盼头,是相信世间不会继续荒唐下去的盼头。如果我们做不成范闲,至少要有胆量去试着做一做邓子越,跟随心怀赤诚的人,做一些可以露在太阳下的事。

  

  我仍旧认为《庆余年第二季是一部好剧,它的好是深层次的好,它会直接地戳到每个追剧人的心脏,也会让我们直观感受到坦荡、勇气、善良、和追求公平正义的意义。这就是一部拍给所有普通人看的好剧,无需多言。

  我知道大家看剧有时候是图个放松,其实我平时也喜欢将一部剧打开当背景音,但在“快消品”众多的时代,我认为我们需要一些能“给点儿什么”的剧。

  这几天我经常看到《庆余年第二季的热搜是非常细小具体的,相信大家关注到这些细节,究其原因是那几分钟甚至几秒钟的片段,给到了我们一些可以长久保留在心中的东西。

  总之,《庆余年第二季不是一部权当放松的剧,但我真心希望大家,在剧集井喷之时,“吃点好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范闲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图片新闻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