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袁世凯最得宠长子袁克定:早年被指欺父误国,晚年拒做汉奸受尊崇

袁世凯最得宠长子袁克定:早年被指欺父误国,晚年拒做汉奸受尊崇
2020年09月25日 00:32 新浪网 作者 记者李满

  民国37年,即1948年末,是袁世凯长子袁克定的七十大寿。这天,他的表弟张伯驹给他送了寿仪200元,随着寿仪一起被送出的,还有他亲手写的一张寿联。

  让张伯驹没想到的是,当时财产已被蒋介石没收且极其清贫的袁克定却在收到礼物后,把寿联和200元寿仪全部退还了。

  张伯驹的礼物之所以会被退回,是因为袁克定看到寿联上的内容后想起了伤心往事。原来,这副寿联上写的正是:“桑海几风云,英雄龙虎皆门下;蓬壶多岁月,家国山河半梦中。"

  原本,这副对联并没有什么不妥,毕竟,全联都是夸赞之词。可因为此时的袁克定恰在最落魄时期,所以,当他看到这些盛誉他早年风光的字句时,会不可避免地想起过往,并在强烈对比下生出悲凉来。

  张伯驹不知道,就是因为他这副寿联,袁克定在六十大寿的那晚很早就上床了。躺在床上后,袁克定却也并未睡着,他只闭着眼想着一些被那副寿联勾起的往事——

  32年前,父亲袁世凯死前嘴里喃喃念叨着的那句“他误了我”,又再次回响在耳边。袁克定始终认为,父亲那句话里的“他”,指的是自己,而不是和他一样曾鼓吹帝制的杨度或者其他人。

  父亲去世的这几十年里,他一直被父亲临终前这句话折磨着。他总觉得,若非自己去德国医腿受了他人蛊惑,他便不会在回国后鼓吹帝制,并最终让父亲的判断受到影响,后来的一切便也不会发生。

  那样,他如今也绝不至于落入如此境地。

  可想了这许多年,袁克定也想明白了:如果再来一次,他也还会做那样的选择。毕竟,对于当时的他来说,“皇太子”“皇帝”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换做其他任何人,如果可以通过左右父亲的判断,实现做“皇太子”、“皇帝”的可能,谁会不想一试呢?

  没人能做到,他袁克定自然也做不到。

  所以,他最终成了那个历史罪人了,他还连累了父亲和整个家族。因为袁世凯复辟帝制,后来整个袁家人都成了众矢之的,袁家甚至因此背负上了“倒行逆施”的罪名。

  袁克文有时又很矛盾地觉得自己没错,他觉得,自己当时劝父亲实行的帝制,实际是君主立宪制,这和封建帝制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走上那条路,未必行不通啊,毕竟当时的德国等国家,就是君主立宪制!

  很明显,即便到了七十这年,袁克定也还不肯接受自己“错了”的事实。

  而袁克定的错,并非是选择哪种制度,而是来源于他对局势的判断失误。

  而这种判断失误的根源,是他的自负。因为是袁世凯的嫡长子,又加上自己比其他兄弟大了很多,所以在袁家,他从小受到了不一样的优待。袁世凯到哪儿,几乎都会带着他,也难怪,若在封建时代,他便是嫡长子,这样的他,怎会不受一直未被根除封建思想的父亲的极度优待呢。

  袁世凯一生有17个儿子,他最爱的孩子未必是袁克定,但袁克定无疑是他最看重的孩子。

  早年时,袁世凯便十分宠爱这个所谓的嫡长子,为了给他最好的教育。袁世凯不论做什么职位都会把他带在身边,无论多忙,他也会管顾长子的教育。

  为了让袁克定接受最好的教育,他还专门为他聘请了德语教师。成年后,他更是不惜血本将他送到了德国留学。

  在与儿子的相处中,为了潜移默化地影响儿子,袁世凯会见官场重要人物时也特地带上他。这一来是增长袁克定的见识,二来,也是为他将来做自己继承人做准备。

  武昌起义爆发后,袁世凯在率领北洋军杀革命军锐气的同时,还派袁克定前去与黎元洪接洽,商议和谈。他这样做,自然也是给儿子锻炼的机会。

  可以说,在教育袁克定这件事上,作为父亲的袁世凯真真称得上“煞费苦心”。

  而袁克定自己也很用功,德国留学期间,他学业完成良好。回国后,对于父亲交代的一切事务,他也均能出色完成。归国后,他还做过清廷农工商部右丞,辛亥革命爆发后,他受父亲之托拉拢汪精卫,这事他也做得极其出色,他甚至直接和汪精卫结成了了异姓兄弟。

  就连后来冯国璋等逼迫清帝逊位,袁克定也出过不少力。如此一来,袁克定在袁世凯的眼里自然也越发地被器重了。

  要说袁克定在父亲袁世凯眼里有什么美中不足之处,那大概就只有骑马摔伤腿、留下残疾一事了。

  只是,最初的袁克定并没有想到自己残疾一事,会让父亲对自己的态度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从德国被医治回国后,袁世凯看到右腿残疾且一只手掌没有肉的儿子时,眼神就明显不对了。袁克文感觉到父亲看他时的眼神里少了之前的关爱,而多了几分不悦。

  在残疾前,袁克定无疑是父亲指定的唯一接班人。可他残疾后,袁世凯犹豫了。他甚至在一次和袁克定谈话时说他是“六根不全,没有大家风范”。这样的评语自然也伤到了袁克定的心。

  生为长子的袁克定岂受过父亲这般对待,自此后,他身体残疾所带给他的伤痛也开始越发深重了。而这个伤痛,也终在日久后慢慢地成了改变他想法的存在。

  人往往是越有缺陷,便越自卑,越自卑便越想证明自己。这个人性的陷阱,腿部落下残疾后的袁克定也没能绕开。

  袁克定在痛苦中苦思冥想无数个日夜后确定了一件事:只有让父亲接受帝制,生为长子的他才能赢回以前所拥有的一切,包括父亲的肯定。毕竟,所有的皇帝都会传位给嫡长子。

  想明白这一点后,袁克定便开始各种想法地向父亲鼓吹帝制,他甚至为了让父亲相信帝制是“众望所归”,还造了一份假的《顺天时报》。

  与此同时,他还利用父亲有强烈心理暗示的特点,经常性给父亲“帝制是天意”的暗示。

  久而久之,原本反对帝制的袁世凯便在儿子的影响下,做出了那个让他悔恨终生的决定:复辟帝制。

  袁克定的算盘打得极其好,只要父亲复辟了帝制做了皇帝,他便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子,只要自己做了皇太子,全天下的人,哪一个敢不对他刮目相看。

  眼看帝制已经有望的那段时间,怀揣着“皇太子梦”的袁克定还干出了很多让人瞠目结舌的事。他竟然自己印发了一个“皇太子印章”来彰显身份。他对自己手下说:买东西不用给钱,盖上“皇太子印章”就行了。

  袁克定后来甚至还把这枚“皇太子印章”给了没钱去嫖妓的手下,于是,京城的各大妓院便四处有了盖有“皇太子印章”的欠条。如此种种,怎不让人啼笑皆非。

  很显然,袁克定的这种种荒唐行径,都是他在残疾后迫切想证明自己的体现。其实,若当时有心理咨询行业,或者他在那种时候得到了适当的安抚,或许后来那一个悲剧便也不会发生了。

  可如果终究只是如果。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接受帝位,推翻共和,复辟帝制,改中华民国为“中华帝国”,并下令废除民国纪元,改民国5年(1916年)为“洪宪元年”,史称“洪宪帝制”。

  这一次,袁克定真真做了皇太子了。只是,让袁克定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袁世凯祭天时,二弟袁克文和五弟袁克权竟和他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所有人都知道了:袁世凯这是要换接班人的人选,而这个换的人选,就在二子和五子中。

  这下,袁克定就着急了,他心里充满了怨恨和不解,他怎么也不明白,父亲怎么会开始看重起只知舞文弄墨的二弟来。

  就在袁克定百般思索怎样重新取得接班人资格时,刚刚称帝的袁世凯就面临困窘了。因不满帝制,蔡锷在云南宣布独立,随即,护国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爆发。

  做皇帝83天后,袁世凯仓皇宣布恢复“中华民国”。袁克定的“皇太子梦”,终于破裂。

  也是直到此时,袁世凯才知道自己被儿子等人误导了。称帝这年的5月,袁世凯因忧愤而致病,一个多月后,他便病故了。

  袁世凯过世这年,袁克定年38岁。他的人生运数也在这年急转,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后,身为长子的袁克定便开始主持分遗产。

  作为主持分遗产之人,袁克定自己自然分得了不少遗产。但可惜的是,因为他做公子哥儿做惯了,对钱完全没概念,所以没多久,他分得的百万家产便被挥霍一空了。

  一般人烧钱多半是赌博、嫖妓等,可这袁克定却不同,他的财产都去哪儿呢?答案是:多半是被骗去了。

  他在天津一处价值85万的住宅,被贴身佣人“忽悠”走了;而值钱文物,则被另一个佣人以开“古玩店”为由骗走了;而他的现钱和股票,则全被儿子袁家融骗走了……

  袁克定的钱之所以好骗,除了因为他对钱没概念外,自然还因为他一生太在乎“存在感”。袁克定总想证明自己,一旦这种被证明有了实现的可能,他便会不计成本地投入。所以,身边人只要舍得下功夫“忽悠”他,他便啥都舍出去了。

  这样的袁克定自然也在感情上吃过大亏。

  袁克定早年时曾迎娶了湖南巡抚吴大澄的女儿吴本娴,可因为这个千金小姐是个失聪人(聋),他和她的沟通便全靠写和手语。

  袁克定对这段婚姻自然很有些不满,婚后不到一个月,他便迎娶了一个叫马彩云的姨太太。这个姨太太长得并不好看,所以时间久了后,袁克定便也很有些失落。

  尤其,当他看到二弟的姨太太等一个比一个漂亮时。袁克定一直与袁克文不对付,越不对付越是不想被比下去。

  于是,他便也学着二弟在外头找起女人来了。而且,他这次找的女人,在风情等等上,还丝毫不亚于袁克文。这个女人还是个唱戏的女子,名唤章真随(又名章淳一)。与这个戏子相好后,他便迫不及待地将她娶回家做了二姨太。

  这个二姨太是唱文武须生的,她还曾因为因擅演《定军山》,被人称为“老黄忠”。这“老黄忠”虽生得娇媚,性格却很是强势。可这袁克定偏就好这口,于是他便对她百般宠溺。

  这人,尤其是素质不那么高的人,一旦得了盛宠,往往会生事端。

  果然,这“老黄忠”被袁世凯教养惯了后,便也开始变了,她不仅敢随意对任何人吆三喝四,甚至还敢仗着袁克定的宠爱与人干越轨之事。

  终于,恃宠而骄的“老黄忠”在一次和某西医大夫偷情时,被抓了个正着。袁克定知道后大发雷霆,可因为深爱这个二姨太,袁克定也只能在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后,将她驱逐遣送出津,便算完事了。

  但事情虽完了,但这伤痛却是永久的了。也是从这以后,袁克定便再也不信任女人了,没办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相传,后来的袁克定还转了性,开始喜欢男人了,他甚至还养了好些男宠。

  真真,造化弄人。

  袁克定的出身是人人羡慕的,可他的遭际却又不可避免地让无数人唏嘘。政治上,他有过污点;为人上,他也有过过失;情感上,他又连连遭遇不幸。总的说来,他的一生算得上凄惨。

  到晚年时,遭遇过种种凄惨的他还在家产被各方“忽悠”完后,面临生存问题。

  “没钱,如何生活?”这个普通人经常会思考甚至随时会面对的问题,袁世凯却在老年时才遭遇到,这也不知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没钱这年,他却似乎并不慌。相比之下,他那个忠实的老仆人看起来倒是更加着急。

  为了让袁克定不饿肚子,白天,老仆人便佝偻着身子四处转悠搜寻吃的。有时候,是菜市场找到的别人不要的白菜梗子(白菜帮子),有时候是别的一些被人家正要扔掉的吃食。

  久了之后,菜场的人都会在剥白菜时,看到一个老头守在旁边看着。有些好心的菜贩便偶尔将一些不大好的菜叶子也给了他,每每这时,他都千恩万谢。

  运气好的时候,老仆人能多找些白菜梗和些许菜叶。那样的话,他就可以把它们做成咸菜放进坛子里。那样一来,他心里便也能踏实一些。因为这意味着:他至少不用担心主人的下顿了。

  在老仆人眼里,袁克定不管落到哪种境地,都是他的主,而袁克定不管多落魄,他在老仆人面前,也始终保持着一个主该有的样子。

  所以,即便是吃着窝窝头和咸菜,他也正襟危坐很有仪式感地用刀把窝窝头切成小片就着咸菜,慢慢地咀嚼。

  袁克定最落魄的时候,恰是全面抗战爆发时,此时华北已沦陷,日本人看中袁克定的政治价值,希望袁克定能够出任傀儡政府的职务。

  可即便落到了这般境地,面对日本人的拉拢,袁世凯却也怎么也不肯妥协。这个在大事上曾经糊涂过的“皇太子”非常坚决地回绝了日本人的拉拢。

  日本人见袁克定这般固执,便将他的结义兄弟汪精卫搬出来了。可面对汪精卫的软磨硬泡和糖衣炮弹,袁克定也丝毫不曾动摇。

  为了尽快让日本人和汪精卫等断了心思,袁克定还在报纸上特别登报声明,内容大概是:自己病了,所以此后余生将对任何事不闻不问,且拒见宾客。

  袁克定这则声明被刊发后,日本人极其恼火,他们开始各种想法刁难他。后来,若非汪精卫拼死保他,当时已无依无靠且经济拮据的他,早就已经被日本人暗杀了。

  袁克定宁可饿死也不肯向日本人妥协的消息传出后,他之前“坑爹误国”的种种竟慢慢被遗忘了。人们经过他所住的宅院时,甚至会投去崇敬的目光。有的民众甚至会感叹:“到底是前总统的长子,骨头硬着呢,没给咱中国人丢脸。”

  听到这些话的当天下午,袁克定在自己院子里,一瘸一拐地来回走了一下午,他极其享受那种腰杆直挺挺的感觉。

  抗战期间,袁克定的老仆人过世了,此后他便只得与妻子马彩云相依为命。真的走到贫穷里后,袁克定却也并未抱怨什么,人们反而从他脸上看出几分泰然自若来。

  没错,袁克定晚年不仅保住了晚节,倒还真真活出了一个世家子弟的风范来。

  七十岁那年,他的表弟张伯驹因为同情他的遭遇,而将他接到了自己家里。此后,他也总算有了一个着落。

  可住到张家后,袁克定每日都足不出户,只静心看书修养。张伯驹好交友,他家里几乎每天都宾客盈门,可袁克定却从不下楼参与。

  张伯驹与妻子潘素

  此后多年,他一直以隐居的方式生活在张家承泽园。

  全国解放后,曾任北洋政权教育总长的章士钊以中央文史馆馆长的身份,在文史馆给袁克定弄了个馆员的名义,每月有五六十元的生活费。

  每每拿到钱,袁克定便全部交到张夫人潘素以贴补家用,可每次,张伯驹又都会把钱全部退还给他。事后人问起时,张伯驹答:“我既把他接到家里住下,在钱上就不能计较了。”

  1953年,张伯驹将承泽园卖给了北京大学,但张伯驹搬离后也依旧照顾着袁克定。他为他在西城买了间房,让他们一家搬了进去,之后,他依旧接济他们生活。

  1955年,袁克定辞世,这年,他年77岁。他离世时,身边只有二夫人马彩云一人作陪。

  袁克定的一生悲剧,三分归于时代,七分当归于他自己。

  他的一生之唯一可称作庆幸的便是他的寿辰,他活到77岁辞世的事实,使他成功打破了袁家男子“寿不过58”的诅咒。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袁世凯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