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兔腿宰成坨坨,用白酒、盐巴和红苕粉子抓捏上浆,撒一把青花椒。

兔腿宰成坨坨,用白酒、盐巴和红苕粉子抓捏上浆,撒一把青花椒。
2021年03月22日 15:33 新浪网 作者 糖心咖喱

  凤尾竹女士今天出去跟团游了,68块钱,不包伙食,好像是叙永县城那边几亩花海。

  

  一车的老姐妹在乡村路上摇晃。她们起先还唱了几首歌,后来就开始摆哪家男人死了的八卦,再然后就抗议起来了,咋个不走高速路哦?一个半钟头跑成三个钟头。

  

  68块钱。还幻想啥子嘛?凤尾竹女士就有这样的觉悟,她睥睨着四周这些俗人,手伸到包包里头,咦?早晨煮的两个鸡蛋忘记拿出来。

  

  所以我在家勤奋写稿的时候,女士蹲在花海里吃唯一的一罐八宝粥。

  她提议去光顾景区餐厅,吃十八块钱一位的豆花饭,遭到众人无情拒绝。人家那些姐妹带的吃食丰富得多,蛋糕面包三文治,凉皮凉面卤鸡脚,有个甚至还带了一盒白眼眼的毛干饭。

  

  她们招呼凤尾竹女士一起吃,她又摆摆手,说还有三个柑儿。

  大太阳要把这些人晒昏了。大家在中暑的边缘依然竭力拍了很多视频。

  凤尾竹女士的拍摄技术鹤立鸡群,所以一会儿被这边叫去拍白玫瑰,一会儿被那边叫去拍红玫瑰,蚊子血和饭粒子,每张照片都把花和人框住了,没有拍成半截。

  女士5点半就回来了。她进门就说,妹妹,晚上吃啥子哦?我好饿哦。

  我听到这句话就愣住了。

  少年时,我每次进门就喊——妈,吃啥子哦?我好饿哦。——现在轮到我妈来说了。

  

  冷锅冷灶。我酸奶喝了三瓶。

  我说,马、上、做、饭。

  

  两根兔腿宰成坨坨,用白酒、盐巴和红苕粉子抓捏上浆,撒一把青花椒,先进滚烫的菜籽油里跑一道油锅。

  

  豆瓣酱、姜蒜片、张惠妹一小坨,迅速在余油里爆香,倒入兔肉、青红辣椒段,香菇丁同炒,最后放白糖和味精,保持大火,几铲铲,短平快,速度装盘。

  

  带鱼拿白酒先腌,再进平底锅两面煎酥。

  

  姜丝葱段炸成焦黄条索,弃之不用,在油里放入先市酱油、白糖、护国陈醋,小火熬匀,重新回锅带鱼。慢烧。

  

  菜籽油混合猪油,丝瓜先炒软,再放盐,在出水之前,起锅盛盘。

  

  

  双椒兔、酱烧带鱼、清炒丝瓜,绿豆稀饭50分钟跳灯,凉十来分钟。刚好。

  

  凤尾竹女士几乎吃了所有的带鱼。这劣等的货,粗糙的做法,她却吃得很上头。平时,她别的鱼不敢伸筷子,十次吃,九次卡喉。所以我在饭桌上激情下单,给她买了很好的带鱼。

  

  

  她说,过两天就有肉特别厚那种带鱼吃了?我说,嗯。她又说,那可以红烧不?红烧是要好吃点。我说,随便你。

  随便你。你想咋个吃就咋个吃。吃得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