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真正厉害的社交高手,都会避开这4大误区

真正厉害的社交高手,都会避开这4大误区
2021年04月17日 22:39 新浪网 作者 慧眼史迹

  在弱关系中寻找力量

  我们倾向于把最亲密的朋友当作最大的资产。但研究表明,我们获取新信息的最大机会和最佳来源实际上来自我们的“弱关系”或“休眠关系”。

  在社会学家的定义中,弱关系指保留了联络方式但罕有互动的关系。相反,强关系则是指经常回聊的关系。

  当事情变得棘手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寻找他们信任、熟悉的“顾问”。

  比如当我们需要一份新的工作,我们会下意识地向那些亲密的人寻求帮助。我们会告诉我们的朋友和家人,然后跳过我们的弱关系,直接开始回复网上的招聘公告。

  其实我们关系网中的大多数强关系,彼此也互相联结。他们经常聚拢在一起,成员从中了解到的信息,往往已经是这个群体中对所有人公开的秘密。

  与之相反,我们的弱关系通常会在不同的集群之间搭建联通的桥梁,从而给予我们了解新情况的途径。尽管生活中的强关系更有可能被动员起来帮助我们,但对我们而言,弱关系接触新的信息资源的渠道可能比强关系的动机更有价值。

  除此之外,并非所有的弱关系都是相同的。也有一种形式的弱关系,它对我们而言有着几乎同等的“善意”:那些曾经是强关系的弱关系,比如以前的同事和久违的朋友。

  研究人员将这种“曾经的强关系”的弱关系想出一个更简洁的名字:“休眠关系”。和弱关系一样,休眠关系能给人们提供大量新颖、与众不同和出乎意料的见解。而且休眠关系和弱关系不同,它们曾一度是更强的关系,对方的信任和愿意提供帮助的动机的确要比现在的弱关系要强得多。

  传统的人际关系的建议大多聚焦于拓展全新的人脉。但我们在投入大量精力经营新关系之前,可以适当考虑我们已有的老关系、休眠关系。

  毕竟,休眠关系有几乎同等的可能性为我们提供不错的建议,而且它们来得更快些,因为恢复老交情要比从零开始建设一段全新的友谊要快得多。

  弱关系和休眠关系的力量带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我们应该抑制自己的冲动。为了获取多样化的信息和尽最大可能地创造机会,我们需要走出依赖紧密联系的舒适圈并从我们的弱关系中获得新鲜的想法。

  从结构空缺中抓住机遇

  我们每个个体大多数时候倾向于在紧密相依的团体或群体内部活动,所以往往在这些群体之间容易形成空缺。罗纳德·伯特,芝加哥大学的一名社会学家,将潜藏于社交体系中的这些空缺进行理论化,称之为“结构空缺”。

  伯特并不以“群体”来称呼彼此熟悉的群组,他称呼它们为“冗群”,因为当本地群体里每个人对其他人都十分熟悉后,这些关系就变得多余了,原因在于个体关系无法再从群组中其他成员那里获取任何附加效益。

  在这样的群体里,信息快速流动,合作行为很容易产生,但缺陷是,信息往往局限于群体之中,他们既缺乏获取新信息的途径,也没有渠道和其他群体的人分享他们的信息。

  

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玛丽·芭拉出席了一场美国国会监督委员会关于召回80万辆汽车以及引发这起召回事件的点火开关故障的听证会,她对相关情况做了说明。

  

  这个技术故障产生的原因是点火开关内置弹力装置弹性不足,当车钥匙处于点火位置的时候,对其施加轻微的力量,哪怕是不小心触碰了一下,都足以使汽车由“发动”挡调整至“ACC”挡(即接通附件电源开关),这意味着像安全气囊这样的安全保障措施在发生事故时可能失灵。

  这一故障已导致100多人丧生,其中多数是青少年。

  芭拉也是直到2014年1月就职之后才被告知相关情况。但通用汽车公司的职员早在10年前就已经通过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发现了这一问题。

  也就是说,早在2002年的时候,通用汽车公司的工程师就已经意识到点火装置存在问题。但钻研点火系统的工程师和负责研制安全气囊的工程师并不是同一批人。负责点火系统的那帮人不知道这样一起故障会导致安全气囊无法打开。

  在他们那个小的、自我封闭的“谷仓”中,他们只是简单地将其视作一个与安全无关的问题。

  回到职场晋升这条路,很多人认为,只要待在既定的轨道里,顺着职场的位阶向上爬,或者成为自己所在领域的专家,并专注于认识更多本行业或部门内部有影响力的人,就能迈向成功。然而对人际关系的研究揭示,一个人脉最广的人远不如跨领域传递信息的人有价值。

  有关结构空缺的研究表明,从一架梯子跳到另一架梯子是一种更为有效的战略,而组织中的平调甚至是下调从长远看都更有前途,因为这都是发展新的多样化的关系的机会。

  把两个无关的群体联系起来会产生巨大的价值。你可能并不总是能够马上看出其中的价值,但当你成为填补结构空缺的那个掮客,你就有更大的概率发现真正的机遇。

  抵制趋同诱惑

  2016年11月8日,唐纳德·特朗普的胜选震惊了美国。

  在几乎整个大选期间,甚至包括大选当日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社会似乎达成了一种共识,即特朗普的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将赢得选举,成为这个国家第一位顺利问鼎总统宝座的女性。

  在大选结果出炉后,在那些对选举结果感到失望的人群中最普遍的一种情绪就是震惊。“结论是如此的肯定,事实怎么会是另一副样子?我们认识的每一个人都认定希拉里会胜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会搞错?”

  事实上,希拉里的竞选团队也曾对“铁锈地带”的几个州的选情有过担忧,尤其是担心密歇根州的情况。但那些警告过于软弱,没有引起重视。显然,许多人只看到了他们想要看到的事实。

  对大选预测最著名的要数自由派人士和电影制作人迈克尔·穆尔了。穆尔就在一次采访中说:“他们(指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只要他能够拿下像密歇根这样的州,他就有望问鼎总统宝座。”

  他的断言成真了。穆尔是怎样在那么多人都没有预见到的情况下预判到这一点的呢?

  首先,穆尔来自密歇根州,而且他仍旧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他早期的电影作品就关注生活在密歇根以及其他铁锈地带的工薪阶层的经济困境。穆尔有亲身经历,他清楚蓝领群体在大选中是多么强大的一股力量。但他的预言并没有被认真对待。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戴维·布鲁克斯布鲁克斯写道:“我们料想特朗普会失败,因为我们和他的支持者之间没有任何交集,而且我们并没有用心倾听他们的声音。”

  对一个关系学家而言,这种现象的出现一点也不奇怪。在关系网中,异类相斥,同类相吸。

  人际关系中,我们更有可能与那些和我们相似的人培养出亲密关系。在社会交往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人际网络将不可避免地沦为一个个割裂的小群体。不管从两性婚姻关系到同僚共事关系再到点头之交,是的,甚至政治关系中,都能见到同质化理论的“身影”。

  同质化效应是一个沉降的旋涡。我们紧密地聚拢在一起,发出相似的声音、有着相近观点和品性的群体确实会使你对所处环境的认识产生偏差,会影响你,使你无法为自己和所属的组织做出最优决定。

  同时,待在一个紧密的圈子里也使你越来越难以接触到不同的声音、观点以及能够帮助你更准确了解全局的不一样的人。问题的本质在于,你的社交圈子影响了你的思维方式,还影响了你可能的交友选择,会影响你变得更好或更坏。

  与我们有着相似之处的人建立友谊,虽然会使我们感觉更为自在舒适,但这不利于我们在面对诸多变数的时候做出决定。我们需要关系网为我们提供另类视角,所以更要刻意抵制这一强大的同质化浪潮,由此产生的好处会很多。

  留心缔结多重性的关系

  当我们审视我们的整个关系网时,我们往往会把关系网中的人划归到某个类别中去。有些人是朋友,有些人是商业伙伴,但人际关系网往往比这样简单的分类要复杂得多

  2006年6月,沃伦·巴菲特宣布了震惊慈善界的一个重磅消息,他打算将他的大部分财富都汇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对一个局外观察者来说,巴菲特的行为似乎十分怪异。这是慈善史上头一次,如此大笔的捐献却没有用于成立一个与捐献者同名的基金会。

  但那些了解这两人故事的人明白,巴菲特之所以能够相信他的这笔巨款将被高效而负责任地使用,是基于数十年的合作建立起的信任。但这正是这个故事令人感到蹊跷的地方。

  盖茨和巴菲特的关系并不是建立在商业合作的基础上。相反,二者的关系是建立在其他一些东西之上的——打桥牌。

  盖茨和巴菲特初次见面是在1991年7月5日。盖茨的母亲,请儿子参加她和一些朋友(其中包括巴菲特)在他们家的度假屋举办的晚宴。盖茨起初告诉母亲,“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多少共通点。”

  但两人见面后却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短暂的拜访转而变成长达数小时的深谈——或许就是在这期间他们发现了对于桥牌的共同爱好。

  自打那天起,他们经常在一起打桥牌,两人的友谊越来越深厚,在商业上的合作也日渐深入。两人还经常在线打桥牌。

  据说盖茨使用“Chalengr”作为网名,而巴菲特选择了“T-Bone”作为昵称。巴菲特自己估算他一年在线打桥牌总计达4000多局——显然不全是和盖茨一起玩的。

  尽管如此,这个游戏,以及两人的友谊,还是催生出很多活动。

  从在盖茨母亲家里的那场晚宴到无数次一起打桥牌游戏,再到讨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未来,盖茨和巴菲特的友谊远比外人看到的要复杂得多。

  事实上,几乎所有关系都是这样,人们之间的联系不止一重,工作和生活以及其他各种关系是混杂在一起的。

  社会学家和关系学家数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关系的多重性”的研究。他们发现,人与人之间存在的多重关系会极大地增进对彼此的信任。这些研究发现表明,有私人关系的前提下,复合关系更有可能形成,朋友更容易合伙做生意,同样地,工作中的同事也能够成为朋友。

  在我们大多数人的朋友圈中潜藏着大量的商业机会和合作关系。尽管我们努力避免带着获利的目的去结交朋友,但复合关系确实能让两个人之间产生一条更为紧密的纽带。

  我们不拥有关系,相反,我们是被嵌入一个大型的关系网之中,因此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在其中找到方向。要做到这点,需要把注意力放在我们关系网中的那些人身上。

  我们的关系网正影响着自己,用心洞悉我们的网络,审慎选择朋友,了解谁是朋友的朋友,这会直接影响到我们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更好或是更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