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每一步都惊心动魄,一件玉雕成品的诞生,真的太不省心了!

每一步都惊心动魄,一件玉雕成品的诞生,真的太不省心了!
2021年05月17日 12:02 新浪网 作者 食x客老饕

  

  一件成品,看起来很简单,但其实从开始到结束,每一个步骤都是那么的让人不省心。

  从原材料到切料,从设计到雕刻再到成本,可以说每一步都是步步惊心!

  买原料太难

  

  作为一个玩家,可能并不了解,买一块原料要经历什么样的心理路程。

  如今籽料的价格逐年攀升,价格变的越来越贵,而原料贵的最大问题就是,工作室买原料成了一个最大的难题。

  就像这几个:

  

  这个光白籽报价接近50万,你能相信吗?虽然只是一个报价,但这个价格已经吓退了很多人。可能它的白度细度都非常好,但依然让我们很诧异。

  

  

这个白皮料,报价在30w以上,可能是感觉这个白皮还可以有变成“红皮”的可能吧。

  

  这种小籽报价都在十万以上,你会感觉市场已经疯了。

  这就是经常去市场的人面对的情况。看到一块原料,了解完价格,肯定是贵。但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贵着买,希望成品能出好的效果,卖一个好的价格。

  要么不买,但也代表了没有东西可做。

  

  买原料成了工作室最头疼的问题。好的太贵,差的不能出东西。

  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合料,或者买一些有赌性的料子,价格相对容易接受。

  切原料更难

  

  一块原料买来了,切料更是一个考验心理的磨练。很多人感觉籽料的赌性相对较小,但其实如今籽料的赌性变得越来越大。

  就像这个:

  

  

这个看起来颜色还不错的原料,切开后却是这样的:

  

  

如此就基本难收回成本了。

  好的原料太贵,而赌性大的原料切亏的几率很大。

  

  所以现在很多原料都不敢切,切很可能就意味着成本收不回来,而不切,就只能是当一个做料在那里放着。

  出料各种揪心

  

  一块大料切开了解大概情况之后,下一步的出料更是难。一块原料首先要规划好怎么切。

  一块原料怎么切是一道奥数题,你必须把这道题严丝合缝的算好,才能保证它的价值,就像这样:

  

  每一刀,每一个地方都都要规划好,当然这道题随时面临着变数。

  一块大料如何切,切什么是需要很多的计算规划的,随便切可能本钱都收不回来。

  

  就像这块原料,一个很大的料,最后挖脏去绺,只能留下这一小块,而且形状很奇怪,需要再对它做新的设计。

  所以现在市场上那些切好的牌子料、手镯料价格就贵出很多,因为不用承担什么风险,买了就可以做活。

  雕刻的意外

  

  所有的都完成了,就差雕刻了,但雕刻的难题你可能更想象不到。

  有时候雕着雕着里面突然出现一道裂,那么整件作品可能就要重新设计。

  而更揪心的是,不是每一个原料都是那么的“温顺”,很多料都有它的脾气。就像这样: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料会突然出现一个小崩口。

  崩口虽然不大,但影响整件作品的制作。

  有人说出镯子简单,但镯子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一个镯子就这样冒出一个崩口。整个镯子可能面临前功尽弃的情况,即使做一些处理,也会影响它的价值。

  完工更是难

  如果一切顺利,一件作品终于完工了,但揪心的还在后面。

  

  这个作品会不会有人喜欢,会不会有人理解它的工艺,理解它的含义和价值。

  对于很多玉雕师来说,卖多少钱其实是另一个问题,他们最看重的是一种认同。自己设计的作品有人喜欢它,有人认同它,那么这就是玉雕师最大的欣慰。

  

  当然,能卖多少也直接影响到能不能生存。而如今的情况往往是,你这个原料的成本可能5万,但做出来的成品可能卖不到这个价格。

  来一个买家出价2万,另一个买家出价3万。如果感觉亏可以不卖,但时间长了呢?

  也许3w就亏出了,为了让工作室流转起来!

  

  每一件作品的背后都有着很多的故事和艰辛,它可能是一个人历经几个月在和田淘到一块料,又历经很长时间的研究切料,然后经过更长时间的设计雕刻,中间经历了各种各样别人不知道的风险与问题。

  

  就这样,一件你感觉贵的玉雕作品就呈现在我们面前。它的历史我们基本不知道,它的经历我们也很难了解。

  每一件好的玉雕作品都来之不易,每一块籽料都应该被我们珍惜,不是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