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红玫瑰与白玫瑰》:不论白月光还是朱砂痣,迟早都会成为蚊子血

《红玫瑰与白玫瑰》:不论白月光还是朱砂痣,迟早都会成为蚊子血
2021年11月17日 14:49 新浪网 作者 夏末末讲历史

  

  事实证明,无论是白月光还是朱砂痣,迟早都会成为蚊子血。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尤其是感情。

  所谓“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今轻易地变了心,你却反而说情人间就是容易变心的。

  只是,不是故人心易变,而是人心本就是难测的。

  不论是热烈鲜辣的妖娆玫瑰王娇蕊,还是人淡如菊皎洁如皓月的孟烟鹂,其实都已经成为了振保心头上的蚊子血,偏偏他还是喜欢自己欺骗自己罢了。

  

  自欺欺人,是这世间最无用,却也是最好笑的事情。

  红玫瑰的热烈鲜妍,令他欲罢不能

  与王娇蕊在一起的日子无疑是美好而刺激的。

  

  王娇蕊美丽的外表,热辣的性子,乃至无人时的娇媚,都在深深地刺激着振保的感官。

  他自己亦常在无人处承认:

  他喜欢的是热的女人,放浪一点的,娶不得的女人。这里的一个已经做了太太,而且是朋友的太太,至少没有危险了,然而……看她的头发,到处都是!——到处都是她,牵牵绊绊的。

  一个“牵牵绊绊,”便将千言万语都道不出的话,写了个透彻。

  

  对待热辣勾起他情欲的王娇蕊,佟振保根本就不懂得掩饰自己眼中的欲望和心神,即便他懂,但在这个天真到难以琢磨的女人面前,他根本就不设防。

  红玫瑰的热烈鲜妍,令他欲罢不能。

  然而,恰恰是这份“刺激,”蕴含着难以察觉的危险。

  因为,王娇蕊是旁人的妻子。

  他们之间的感情算不得什么光明正大的爱情,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像是一种“龌龊”的象征。

  一个是旁人的妻子,一个甚至还撬了老同学的墙角,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段感情,注定见不得光,哪怕是日后公开来,亦会遭到万人的唾弃。

  

  所以,当王娇蕊想不顾一切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佟振保一下子又从温柔乡回到了现实,选择了反咬一口:

  “娇蕊,你要是爱我的,就不能不替我着想。我不能叫我母亲伤心。她的看法同我们不同,但是我们不能不顾到她,她就只依靠我一个人。社会上是决不肯原谅我的——士洪到底是我的朋友。我们的爱只能是朋友的爱。以前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可是现在,不告诉我就写信给他,那是你的错了。……娇蕊,你看怎样,等他来了,你就说是同他闹着玩的,不过是哄他早点回来。他肯相信的,如果他愿意相信。

  一下子,振保便又变回了受害者,他将一切的错误都推到了王娇蕊的身上,甚至还妄图将一切恢复原状。

  可惜,破镜终究不能重圆,过去之所以称之为过去,正是因为回不去,所以才令人万般怀念,才让人恋恋不忘。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何况还是振保亲手把他的红玫瑰推开的,这又能怨谁呢?

  白玫瑰的贞娴静雅,令他索然无味

  抛却了王娇蕊的振保,在母亲的张罗下,再一次遇见了他的“玫瑰。”

  得到孟烟鹂,佟振保认为自己终于得到了圆满。

  

  因为他需要的,是构建一个可以听从他指挥的世界。

  而孟烟鹂无疑是符合这个标准的,她的家世,学历,为人,无一不称为“门当户对。”

  只是,当他真的完成这个愿望之后,却发现,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孟烟鹂的一切都符合成为他妻子的要求,却不符合成为他情人的要求。

  在得手之后,佟振保便完完全全地将自己的本性展露出来了。

  他又开始怀念从前与娇蕊在一起的日子,只是这一次他知道,他早已彻彻底底地失去了他的红玫瑰,徒留的,只是满地的疮痍凌乱——然而他也深刻地知道,这一次,人是他亲手弄走的。

  

  尤其是再遇到王娇蕊后,他的心里更是加深了这份悔意。

  然而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等到他冒着雨回到家,他又发现妻子孟烟鹂出轨了。

  因果轮回,佟振保最终还是受到了报应。

  但此时的他仍不知悔改,甚至还在背地里暗自咒骂:

  我待她不错呀!我不爱她,可是我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我待她不算坏了。下贱东西,大约她知道自己太不幸,必须找个比她再下贱的,来安慰她自己。可是我待她这么好,这么好——

  

  是的,作为一个男人,佟振保甚至开始了自我怀疑。

  孟烟鹂的出轨对象是个又老又丑的裁缝,从头到脚他们来进行比较,那人都是比不上自己的,只是为什么她会选择背叛自己呢?对于这件事,他是想不明白的。

  只是佟振保在自怨自艾的时候忘记了,他到底对家中温柔贤惠的妻子做了什么:

  冷暴力,甚至还在暗地里嫌弃她,出去嫖,出去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家暴……这些都是他的杰作。

  

  再问为什么,恐怕也只有振保一个人困在梦里了。

  无论是白玫瑰还是红玫瑰,都会变成蚊子血

  无论怎么看,振保的欲望都是不能满足的。

  

  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普通人向来是这样把节烈两个字分开来讲的。

  他将自己生命中印象最深刻的两个女人,比作了娇娆艳丽的红玫瑰与不染纤尘的白玫瑰,只是,王娇蕊与孟烟鹂,根本就不是振保心头上最重要的女人。

  在她们之前,振保亦活得风流自在,不过是她们不自知罢了。

  甚至连振保的心,都活得“自欺欺人。”

  便如王娇蕊对振保的评价:

  其实,你很会隐藏自己的欲望。

  

  只是对待王娇蕊,佟振保完完全全地展露了自己的欲望;而对待孟烟鹂,佟振保则再一次披上了他那层擅于伪装的皮罢了。

  他的白玫瑰与红玫瑰,都已早早成为了他生活中的过客,他生命中的踏脚石。

  无论是得到哪个抑或是失去哪个,他其实都是会后悔的。

  得了红玫瑰,可能会毁掉自己的名声乃至前程;而得了白玫瑰,则会失去原本对感情的热爱与真挚。

  可若是两朵都不去采,也必定会后悔。

  

  只是有一点是肯定的:

  这两朵玫瑰,从来都是不可兼得的。

  自私自利才是真面目,其他时候不过是伪装

  真实的振保,从来都是自私的。

  

  真正让他实打实地为旁人放弃一些利益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往后躲。

  譬如与王娇蕊的“真挚爱情”。

  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救的阶段。他一向以为自己是有分寸的,知道适可而止,然而事情自管自往前进行了。跟她辩论也无益。麻烦的就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觉得没有辩论的需要,一切都是极其明白清楚,他们彼此相爱,而且应当爱下去。没有她在跟前,他才有机会想出诸般反对的理由。像现在,他就疑心自己做了傻瓜,入了圈套。她爱的是悌米孙,却故意的把湿布衫套在他头上,只说为了他和她丈夫闹离婚,如果社会不答应,毁的是他的前程。

  

  对待差点毁掉他前程的王娇蕊,振保一副负心汉的模样,甚至还振振有词地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可若不是他动了心,知了娇蕊的意,又怎会差点将自己的前程和声望堵进那死胡同呢?

  面对王娇蕊,佟振保可以做自我,可以时时与那个真实的自我交流。

  所以他才敢把自己的懦弱,胆怯,自私统统都留给这个尚且年轻却天真的女人,才敢将一切“不吐不快。”

  只是,当他选择放弃的时候,却根本不知道自己选择这个结果的代价是什么。

  再譬如与孟烟鹂的凑合婚姻。

  孟烟鹂的出轨其实是振保最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想明白,那个那么温吞话都说不好的女子,那个温柔敦厚,会时时刻刻顺着他的女子,怎么会背叛他呢?

  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处处都不如的自己的裁缝,她怎么能这么做呢!

  面对孟烟鹂,佟振保则选择做回那个旁人眼中懂事,听话,完美的振保。

  只是,恐怕振保自己都不知道:

  当他选择做回了处处完美的佟振保时,便意味着他踏入了一个“虚伪的陷阱。”

  所以他才会时时对这个他亲手娶回家的女子时时展露自己不为人知的阴暗面,甚至还选择家暴,冷暴力这个女子,把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到孟烟鹂的身上。

  真实的振保,永远自私,永远在怀念过去。

  

  白玫瑰与红玫瑰,映射的,其实是振保的两面。

  一个是他最真实的一面,一个则是他虚伪的一面。

  华美的袍子之下,藏着的虱子,从来不止一只。

  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怀念也仅能作为怀念来存在,永远把自己封存在过去,甚至还自我欺骗,才是最痛苦的。

  

  写在最后:

  振保与两朵玫瑰的故事过去了,可放到现在,这样的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

  惟愿我们能做迷途知返的王娇蕊,而不做那个永远怀念的佟振保。

  愿你我共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