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走近大众 小众漆器也能“活起来”

走近大众 小众漆器也能“活起来”
2021年07月15日 12:11 新浪网 作者 人民微看点

  ●本报记者 王菁菁 文/图

  朱红色光影的营造,有种透过紫禁城门窗一探究竟的奇妙;放眼望去,一件件精巧的漆器正安静地摆放在那里,等待着与观众来一场心灵对话……日前,“朱艳华绮——故宫博物院藏乾隆朝漆器展”在北京嘉德艺术中心揭幕,一个美轮美奂的漆器艺术世界就此打开。

  百余件精品出“宫门”

  此次展览由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联合主办,这也是双方继2019年“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与2020年“妙宝庄严——故宫博物院藏法器展”之后的又一次携手。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故宫博物院目前藏有漆器1.8万余件(套),其中以清代漆器数量占比最大,又以乾隆朝为代表的清中期漆器为重要组成部分。本次展览从中精选出百余件乾隆朝漆器,分为雕漆、描饰与金漆、戗金彩漆与填漆、镶嵌四个单元,还另外加入了仿漆瓷共组成五个单元,力求呈现这一时期漆器工艺的风格特色与艺术审美。

  事实上,漆工艺是中国最古老的传统手工艺之一,浙江杭州跨湖桥遗址曾发现距今8000年前的漆弓,河姆渡遗址也出土过7000年前的漆碗。随着历代漆器工艺的不断发展,到清代乾隆朝初期,宫廷所用漆器制作呈现出繁荣景象。乾隆皇帝经常亲自督导宫廷漆器制作,并且提出明确要求,致使这一时期漆器种类异常繁多,当中剔红工艺更是因受其偏爱而大量出现。

  “漆器在清宫生活用器中同样属于占有重要位置的一类。在故宫藏清代雕漆藏品中,剔红所占的比例是最大的。供皇家使用的器物不管是做室内陈设还是日常之用,皆为尽量追求精美的上乘之作,彰显皇家的气派。所以,通过此次展览,观众不难发现,宫廷漆器制作的精细程度令人惊叹。”展览开幕当天,故宫博物院器物部工艺组副研究馆员邢娜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百里千刀一两漆

  “布展氛围很有感觉。一进门,暗色通道就提醒着人们这是一次来自文化之旅的穿越邀约。进入展厅,光影效果展现出故宫的‘专属色’——朱红色,更加凸显展品的历史厚重感。正如展板上所写的:百里千刀一两漆,果然不凡。”有了前两场与故宫的合作展览为基础,此次的漆器展一开幕,便有不少观众闻讯赶来,沉浸式的观展体验让他们纷纷感叹“很奇妙”。

  这种奇妙感还体现在环境细节中。比如当穿过两个展厅之间的连廊时,脚下亦有“玄机”:一个个均匀投射在黑色地面上的光影,笼罩的是古人对雕漆工艺的咏叹,包括乾隆御题诗。

  作为最重要的主角——漆器,每一件展品都值得观众好好细看。例如展览的第一单元雕漆工艺,就汇聚了一批文人雅集题材装饰风格的作品。据介绍,因为从小接受汉文化教育,乾隆皇帝对于文人喜好、文人雅集很感兴趣。因此在继承明代雕漆风格的基础上,他命工匠制作了一批以文人题材为装饰风格的漆器,尤其集中在剔红上。观众能从中感受到浓厚的传统文人情怀。

  据了解,乾隆时期的雕漆几乎都是发往苏州制作的。宫廷档案中对此有明确记载的作品,此番也有亮相。比如一件剔红海兽图圆盒,上面的海水纹雕刻细如发丝,是乾隆时期雕漆工艺达到炉火纯青的力证。还有一件剔红百子图宝盒,尺寸虽然不大,但众多孩童游戏玩耍的装饰图案撑满了圆盒上下表面各处,不仅在盒盖上,甚至连盒底部都雕满,且这件圆盒雕刻深峻,接近高浮雕,这也是乾隆时期雕漆风格的一个鲜明特征。

  值得一提的还有仿漆瓷器单元。据悉,乾隆朝宫廷用器除仿生与仿古外,其他不同材质和工艺之间的交叉仿制,同样是清代宫廷用器的亮点之一,瓷器仿漆器便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类。所谓仿漆瓷,一般是用光亮的釉色去接近漆的颜色。比如此次展出的乾隆款仿朱漆菊瓣盘,全器内里及外壁施仿朱漆釉,是乾隆朝仿朱漆釉的典型代表,堪称一绝。而这种效仿形式,无疑也是工艺情趣之所在。

  对收藏是种助力

  展览开幕当天,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慕名前来的观众中有不少藏家的身影。

  众所周知,多年来,带有“乾隆”标签的文物艺术品一直是市场热门。这种地位的坚实稳固,也印证了藏界对乾隆时期艺术品的追捧。

  尽管与书画、瓷器等市场热门相比,长期以来,漆器还算一个比较小众的收藏门类,但纵观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与宫廷器物相关的拍卖专场总少不了剔红工艺漆器精品,且成交情况也往往让人眼前一亮。例如早在2008年,一件乾隆御题雕漆“明永乐款剔红双凤莲花盏托”就在佳士得香港以3314万港元成交,创下了雕漆拍卖的纪录。直至近几年,漆器在拍场的整体表现比较稳健,出自名家旧藏、来源有序的精品成交多集中在数百万元至上千万元的价格区间,当中又以剔红、百宝嵌工艺尤为受藏家青睐。

  “看到这么多的故宫藏漆器珍品,不仅在工艺样式上有权威实物可考,还能够在风格特征上为观众打开新的眼界,对于喜爱宫廷艺术收藏的人而言,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有藏家如此说道。

  与此同时,乾隆时期艺术创作的风格创意,也让不少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大呼“想像不到”。

  邢娜也表示,策展过程中,乾隆时期雕漆艺术丰富的风格创意,让她感受特别深刻。“在清代以前,漆器的制作时间越往前走,越受到宫廷和皇家固有的一些模式所限。但到了乾隆朝,一是在创意上大量运用了中国传统的造型、纹样;二是吸收性很强,会借鉴一些外来文化;另外还包括仿古,也是一大特点。这几个因素综合起来,可以说,乾隆皇帝对于漆器制作的想法是‘创意无极限’,此次的展品就是一个生动呈现。”她说。

  据悉,借助办展契机,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还将围绕传统文物类展览,在策展思路、现场艺术表现力、信息传递等诸多方面进行深入探索,包括中国传统文化与文物艺术品在新时代如何与年轻人对话等。为了增强文物、专家与观众之间的互动而举行的相关讲座活动必不可少。例如7月11日,故宫博物院原院长、研究馆员单霁翔就以主讲嘉宾的身份,出席了在嘉德艺术中心举行的“文化的力量——让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主题讲座,拉开了此次故宫藏漆器展系列讲座的序幕。

  “从器座、法器再到漆器,这三场展览我们一场不落地都看了,感觉很有意思,越看越吸引人。原本小众甚至冷门的文物走进大众视野本身就是亮点,展品给了观众太多的意想不到,如此观展体验自然会让人对文物‘活起来’产生新的认识。对于这种合作模式将来还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惊喜,十分期待。”有业内人士如此评价道。

  来源:中国商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