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笔墨抒写新闻情怀 与报成长墨香悠长

笔墨抒写新闻情怀 与报成长墨香悠长
2022年07月07日 16:45 新浪网 作者 人民资讯

  本文转自:云南法制报

  与一张报纸相识是一种偶然,与一张报纸成长就是一种必然。在云南法制报创刊40周年之际,我们采访了报头的题写者和几位老通讯员,听他们讲述与云南法制报的缘份与情感。

  

  

书法家杨修品笔墨相赠 情谊流传

  “时间转瞬即逝,如今已经过去了40年。”我国当代著名书法家杨修品先生回忆起与云南法制报结缘的往事。

  杨修品多才多艺,诗、书、画、印俱佳,其书法作品曾获全国一等奖,5次获国际大赛奖。他于1943年生于昆明,历任云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国际书画人才网学术顾问、云南省文学艺术政府奖书法评审委员会主任等。

  1999年,杨修品被中国文联授予“99中国百杰书法家”称号,他的书法作品刊载于《二十世纪当代中国书法杰出人物作品选》。业内评价其作品为有气魄、敢下笔,放得开、收得住,气势、气韵把握到位,笔法新颖,夸张变化皆在法度之内。他的书法功底了得,他的“水墨山水”作品蕴藏清雄静雅之趣,他创作的国画作品曾获海内外书画名家邀请展金奖。

  据杨修品回忆,1982年6月的一天,云南法制报社派员邀请他题写报头,他欣然答应。那时,杨修品在中国书法界已闻名遐迩。1979年6月至7月,上海举办了一次全国书法大赛,比赛征集的100幅书法作品被送至北京参加新中国成立30周年大庆巡展。

  出乎杨修品意料的是,当他把这幅作品送到上海,1个月后,便收到了评委来信。他参赛的作品在全国几万幅中脱颖而出,被列为100幅参加巡展的作品之一。又过了1个月,杨修品收到回复称,他的作品获得了一等奖。大约1年后,主办方把巡展作品结集出版,评委评价其为:笔力沉雄,气势磅礴。

  当年因参赛一举夺魁,杨修品的书法便在中国书法界声名鹊起。他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人们迫切希望有一个窗口可以了解全省乃至全国社会主义民主法治的进程,创办云南法制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能为之题写报头,他很高兴。

  在家酝酿了几天后,杨修品反复题写了几幅作品供报社挑选。当时题写的报头,“云”和“报”两个字都是繁体字,沿用至1997年后,根据要求,报头须全部改为简体字,报社又派人找到杨修品,请他把这两字题改为简体字,一直沿用至今。

  “40年来,因为题写报头的关系,我一直关注着云南法制报的成长,如今,平安云南、法治云南建设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云南法制报为云南法治宣传教育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今回想起来,当年能为报社题写报头,我感到很骄傲,祝愿云南法制报越办越好!”他深有感触地说。本报记者 孟维东 曾庆权

  

  

一张报打开一扇窗 他走出大山逐梦政法事业

  和云南法制报的缘分还得从唐时华小时候说起。时至今日,唐时华依然清晰地记得,他上小学时,父亲的单位订阅了不少报刊,其中一份他尤其喜爱。

  “这份报纸,为小小的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看到了大大的法律天地:典型的案例,丰富的内容,精美的设计,法律的公平正义,惩恶扬善的故事,威严审慎的政法人员,是非曲直的判断,法理亲情的斟酌,喜闻乐见的表述,深深地吸引了我,让我读得如痴如醉。读完这一期,我总是眼巴巴地期盼着下一期。”唐时华说,这份报纸就是与他结缘多年的云南法制报。

  大山深处的孩子,喜欢用文字描绘对山外世界的期盼。上高中时,唐时华经常向云南法制报副刊投稿。有一次学校收发室送来一个印着“云南法制报编辑部”的信封,他用颤抖的手拆开信封,一行娟秀的文字映入眼帘。署名“雁寒”的云南法制报编辑老师给他手写的信函大意是,虽然稿件没有采用,但感觉他的文笔不错,希望他继续努力,相信文字一定能带领他走出大山,到达梦想的彼岸。

  读完这封信,唐时华热泪盈眶。他心中神圣的云南法制报,这样难得的编辑老师,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惦记着大山中未曾谋面的小作者,这是怎样的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

  正是饱含着这样的情感,唐时华心中埋下了法律的种子。在他高考填报志愿时,第一志愿均为法律专业。到昆明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唐时华专门一个人骑车到了云南法制报门口,那天昆明下着蒙蒙小雨,街上行人不多,他久久端详着这座报社办公楼,虽不巍峨却高大,虽初次谋面但温暖,心中满满的全是感激。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如今,唐时华已经成长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办公室主任,但20年间,他奉法行走,不论是案件办理还是法治传播,云南法制报一直陪伴着他前行。

  虽至今他仍不知回信的“雁寒”老师是谁,但一步一个脚印,庭前花又落,昼夜携手行,看着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报纸刊发了自己的一篇篇新闻报道和法学评论,当报社编辑老师最终成为宣传战线的好友,“我深知每一位云南法制报人都是我找寻的‘雁寒’老师。相识相知,不负初心,我们都是云岭法治追梦人。”唐时华说。

  龙进品、彭鑫亮、段莉萍、邓兴、余华芬、林蔚盈、罗连书……讲好云南法院故事,传播云南法官好声音。创刊40周年,岁月见证了责任与担当,作为云南省唯一一份综合性法制类报纸,云南省重要的法治传播阵地,云南法制报宣传推广了大批优秀法官,他们中的许多人获得了“时代先锋”“最美公务员”“全国模范法官”等荣誉。

  20年来,唐时华和同事们用键盘和镜头记录下云岭法官的点滴,他为身边的战友骄傲,他们深爱着头顶的国徽、胸前的天平、身边的家园和脚下的土地。法律这个词汇,因他们的惩恶扬善、定分止争而变得温暖而亲切。法治家园,爱此青绿!本报记者 吴怡

  

  

报之缘成就“政法之缘”

  “《云南法制报》是我喜爱的一份报纸,我与它的缘份可以追溯至1993年。”今年6月底的一个下午,云南省人民检察院退休人员赵安金回忆起他和云南法制报的往事。

  “当年,从基层调到昆明军事法院不久,刚通过自学考试入门法律工作的我缺乏实战经验。云南法制报‘以案说法’等栏目是我关注的重点,通过阅读报纸,我的法律运用能力在实践中得到了提高。”

  赵安金清楚地记得,他在云南法制报上发表的第一篇稿件《老革命晚节不保 跑信息跑进监狱》刊登在报纸一版。该篇报道的内容为,一位部队干部在退休后落入了诈骗分子的圈套实施诈骗,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军事法庭上,他痛悔不已。

  云南法制报曾开辟的文学栏目对赵安金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来说,是很好的平台。他结合军事法院办理的案件,写下了《折断翅膀的山鹰》等纪实文学,并在报纸上连载。

  赵安金将这些刊载他稿件的报纸认真保存起来,大多数珍藏至今。这些新闻报道稿件和文学稿件多次见报,为他继续从事文学创作增强了信心。

  1997年10月至1999年6月,赵安金在云南扫雷部队工作,他坚持撰写了云南边境第二次大扫雷中反映扫雷官兵故事的多篇稿件。1999年7月下旬,赵安金将和《战旗报》记者在扫雷部队撰写的反映在雷场上英勇牺牲的烈士王华的稿件《奉献与伟大同在 牺牲与崇高并存》送到了《云南法制报》。

  “王华本打算参加军校招生前的文化补习,但他坚决要求上雷场进行最后一次作业。在从雷场撤回的路上,在一个冒着烟的垃圾坑里,一颗很久前遗留的手榴弹发生了爆炸,王华光荣牺牲了。”何少华专程到甘肃王华的家乡,对王华的亲人、老师和同学进行了采访。赵安金到扫雷二队收集了烈士日记、信件等资料,召开了座谈会,对王华的战友和领导进行深入采访,接待了王华的父母。当王华的母亲撕心裂肺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捧着王华的军帽,痛哭着离开扫雷部队时,在场的人都心痛不已。

  “我们流着泪写下了这篇通讯稿,客观真实地记录了这名烈士的一生,彰显烈士父母爱党爱国拥军的博大情怀。”尽管已经退休了,赵安金仍笔耕不辍,继续歌颂这个伟大的时代。

  云南法制报陪伴赵安金走过数十载。他说,这份报纸为云南法治事业的进步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一直以来,云南法制报紧贴云南法治建设实际,推出了一批优秀的法治新闻报道,云南法制报受到云南政法系统的关注和好评。”

  祝愿云南法制报越办越好。本报记者 杨阳洋

  

  

珍藏多年的报纸已泛黄 坚守宣传一线的初心不变

  在云南省第四监狱政治处副主任万忠勇的家中,珍藏着一份特殊的礼物。

  3本新闻报道剪贴本是万忠勇最珍爱的宝贝。翻开那本心爱的剪贴本,一篇篇刊发在云南法制报上的作品记录着时代的主题,传颂着正能量。如今,纸张已泛黄,文字已褪色,却褪不去这名老通讯员对写作的热爱。

  万忠勇采写的稿件在各类报纸上刊发了500篇左右。如今的他,已是宣传战线上一名身经百战的老兵。他的写作之路,缘于23年前与云南法制报结下的深厚情缘。“吃水不忘挖井人,我衷心地感谢云南法制报将我带上写作之路。”万忠勇的言语中充满感激。

  25年前,万忠勇如愿成为一名监狱警察,由于他有较好的写作基础,单位便安排他从事报刊征订、分发等工作。他很快有了更多机会接触宣传工作,便转变角色投入新闻报道的采写中。

  “那天早上,我如往常一样打开报纸,当熟悉的标题和名字出现时,我非常激动!”时隔23年,万忠勇依然记忆犹新,他清楚地记得,他的第一篇稿件于1999年5月5日刊发在《云南法制报》第四版“每周纵横”栏目,这篇消息稿的标题为《云南省首届服刑人员“篮球运动会”开幕》,共187字。

  时至今日,他依旧清楚地记得这篇稿件刊发的时间、版面、内容、字数。“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在云南法制报上刊发稿件,尽管它的篇幅很短,但弥足珍贵。”万忠勇将这篇短消息小心裁剪,张贴在个人作品剪贴本上。

  万忠勇作为云南法制报的通讯员,刊发了上百篇报道,报道体裁涵盖消息、通讯等。翻开珍藏的剪贴本,这一件件由万忠勇辛勤劳作换来的作品,让他的喜悦感、成就感油然而生。

  “写作是一件苦差事,难免需要加班加点、熬更守夜、独守孤灯,但辛苦付出的背后是满满的收获。”一路走来,万忠勇最大的感悟就是,多年来,不论岗位如何变化,他对写作和新闻宣传工作的热爱始终不变。尽管因岗位性质、工作繁忙等原因,万忠勇近几年采写的稿件相对少了,但是他这份笔耕不辍的情怀依然留存心底。

  在云南法制报创刊40周年之际,万忠勇送上了真挚的祝福:“云南法制报是引领我走上宣传工作道路的‘入门恩师’,我的内心始终感激报社对我的那份栽培,衷心地祝福报社事业欣欣向荣、蓬勃发展!”本报记者 甘仕恩

  

  

携手良师益友 打开发现新闻的窗户

  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民警黄仁栋作为资深通讯员,谈及与云南法制报多年携手相伴的情怀与故事,他立马打开了话匣子。

  1999年,黄仁栋从特警岗位调至巡警岗位后,有大量的机会接触一线的新闻素材。因为热爱摄影,他购买了各式相机和镜头放在岗亭,一旦出警便随身携带相机记录新闻现场。他主动向云南法制报投稿,与报社的记者、编辑们交流新闻业务。

  “云南法制报的记者、编辑始终鼓励我做好新闻宣传工作,我们交流摄影角度、文字处理等业务。”

  1999年10月26日,黄仁栋的摄影作品《小圆清找妈妈》刊登在了云南法制报报眼的位置,获得了由报社颁发的“新闻好稿三等奖”,稿件的主题是救助走失儿童。

  “那时的电话沟通不方便,我们接到了孩子父母的报案后,便走街串巷地寻找,带着他到岗亭等待。找到孩子的那一刻,我认为这是有新闻价值的一幕,便拍摄了下来。”黄仁栋说。

  “这是我走上新闻工作的一个起点,由此,我逐渐去发现、提炼新闻点,我的同事们看到报纸上刊登了我的作品后,都表示认可和赞许。新闻纪实摄影作品更有说服力,锻炼出新闻敏感性,在与云南法制报的编辑、记者长期交流新闻业务、奔赴宣传工作一线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寻找优质的新闻题材。”

  “云南法制报是云南省政法工作的对外宣传窗口,是政法工作最具权威性的宣传阵地,我曾长期在公安基层工作,作为报社的一名通讯员,我利用工作间隙,把公安基层工作中的创新举措、闪光点、好人好事、扶危济困等事迹用笔和镜头记录下来,稿件获得刊载,这对于一名基层民警来说,无比荣幸。”黄仁栋说。

  从1999年到2005年,黄仁栋的稿件在云南法制报共刊登了120余篇,2次获评报社“月度好新闻奖”。

  “多年来,作为一名通讯员,云南法制报就是我的良师益友。”黄仁栋说,开展宣传工作可以锻炼新闻敏感性,发挥自己的爱好,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我将坚持不懈地做好本职工作,持之以恒地用心发现身边值得推崇的闪光点,让更多人了解基层公安工作的辛苦和付出,更好地参与到维护社会治安稳定的工作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