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我生孩子,差点要了半条命

我生孩子,差点要了半条命
2021年04月16日 17:46 新浪网 作者 十三哥喂

  不知什么原因,现在的宝宝很多都早产。我家宝宝也不例外,当初因为我漏羊水,她33+1周就出生了。

  开始,我的一切产检都是在市医院进行的,可人算不如天算,因为我是带瘤怀孕,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最终还是在技术比较过硬的自治区医院进行了抛宫产,拿出了孩子,祛除了肌瘤。等于开一次刀,做了两个手术。

  我进行的是半麻手术。麻醉师在我的腰椎注射了麻药后,过了一会儿,腰部以下就完全没知觉了。

  

  抛宫产的手术比较快,大概二十多分钟,我就模糊地听到了宝宝像小鸭子般的哭声。然后,早已恭候多时的新生儿科护士就接过了她。由于早产,孩子缺氧,所以护士给她吸了会儿氧,只让我看了一眼,就抱去ICU了。

  然后我们母女就暂时分别了。这一分就是二十八天。

  再回到手术台,我的肌瘤剔除手术还在继续。手术一直是两个小医生在做,可到了中途,她们发现一个肌瘤位置长得不好,不敢下手,所以临时打电话叫主任过去帮忙。

  

  由于手术时间拖得比较长,我的麻药劲儿渐渐过去。慢慢的,我感觉到肚子疼,直到疼得受不了,我赶紧喊麻醉师加药量。

  我想大多数人都不可能体会到,开肠破肚的时候,没有麻药的感受是怎样的。那种巨痛是无法想象的。

  就这样,麻醉师又给我加了两次麻药,我才缓过来。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大疼过后,被麻醉了的那股舒服劲儿,真过瘾!

  手术一共进行了快两个小时,取出了十个肌瘤,也可以说,子宫已经是千疮百孔了。之后听家人说,我被推出去的时候,肚子是血肉模糊的。

  麻醉药劲儿到了下午慢慢散去,我的噩梦才开始。我整整疼了一晚上,喊了一晚上。爱人也一晚上没睡陪着我。

  而我的小宝宝也没少受罪。刚生下来就离开了妈妈不说,直接被扔到保温箱里,成天只有护士医生的陪伴,和抽血、输液。

  记得第一次我去保温箱喂奶,当看到宝宝四肢因为扎过太多的针,而被白色的纱布包裹着的时候,我真感到心在滴血。

  孩子离开我的二十八天里,我每天在家里挤奶、冷藏冷冻,偶尔去喂一次奶。而他爸每天赶去医院送奶,同时带回来宝宝的最新病情消息。宝宝吃得好睡得好,我就心花怒放;宝宝吐奶,又开始扎针输液,我就心悬一线。我天天都期盼着、祈祷着孩子能早日出来,和爸爸妈妈团聚。

  

  就这样,我做了个空月子,一个月瘦了二十斤。而宝宝的月子,是在保温箱里度过的。原本精心挑选的月子会所,根本无福享受。

  终于等到孩子出院了,我们一家人欣喜万分。为了能够精心地照顾这个早产了一个多月的小宝宝,我们专门先后请了两位金牌月嫂照顾,同时也照顾我。

  在这第二个月里,我和宝宝团聚了不说,也过上了皇帝般的生活。我只想说,好的月嫂真是不一样。

  第三个月,月嫂走了。虽然我有点怕,怕自己照顾不好宝宝,但其实还是没问题的。因为月嫂在的时候,我并不是甩手掌柜,而是认真地把如何护理宝宝的方法都掌握了,还用笔记录着宝宝每天的饮食起居。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他爸带宝宝,从手忙脚乱、争吵,逐渐过渡到驾轻就熟、相互切磋,想想真是不容易。当然,姥姥在这期间也帮忙带宝宝,出了不少力。

  在宝宝五个月的时候,医生怕宝宝因为早产发育跟不上,所以让我们住院做了三个月的操。虽然苦,但我一切都听医生的,目的就一个,就是想宝宝健健康康。

  

  如今,小姑娘已经快两岁了。健康活泼,调皮好动,我们都常说她像个小男孩儿。

  我的小宝宝从一出生就遭受磨难,也许这是她人生中该承受的。但我希望今后,她能够平安、健康、快乐得长大。这是我最大的希望。

  我生孩子的这段经历,只是一个小故事。我想很多妈妈也感同身受,有过类似或大或小的经历。

  不管怎样,孩子给了我们为人父母的一个机会,是他们赋予了我们这个权利。他们让我们从中成长了,感受到了做父母的快乐。

  他们带给我们的快乐和成就感远远超过我们所经受的所有痛苦。#育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