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诚:不能把不会演戏全推小鲜肉身上,这太简单粗暴了

2018-02-13 14:08:50    新浪看点    作者: 四味毒叔    我有话说

《四味毒叔》小可:hello 大家好,我是小可。今天我们《四味毒叔》有请到的嘉宾是陈思诚陈导,陈导给大家打声招呼。

陈思诚:所有《四味毒叔》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陈思诚。在新春即将到来之际,提前预祝大家狗年大吉,顺心顺意。

《四味毒叔》小可:我们也知道陈导最近《唐探2》马上就要在大年初一上映了。然后我们现在这里恭喜您,现在预售已经达到了,已经突破了9000万,马上就要破亿了。然后我们知道您的《唐探2》是中国首部主控主导的美国工会电影,咱们能从这方面来聊一聊吗?就是因为现在粉丝他对工会电影不是太了解,业内人士可能觉得美国工会是特别牛的,但是观众可能对它还不是特别的了解。

陈思诚:其实所谓的美国工会电影是指的什么呢?其实好莱坞其实是一个泛公工会的概念,几乎好莱坞的大片,所有的片子都应该是工会片。除了个别的实验性电影,或者个别的独立制片人的非常小的成本电影,那就是以所谓的偷拍形式拍的,是没有得到官方认可的形式的片子,才是非工会的。所以其实大家看到的几乎大家知道的好莱坞的电影全部都是工会片。而且因为他们的工会系统是非常严格的,就是叫DGA导演工会。导演工会的导演才有资格跟制片工会,灯光工会的,卡车司机工会的,摄影工会的或者演员工会的合作,工会只能跟工会之间合作。所以它是一个整个的一个生态,它不是一个独立的。就是说因为我要拍这部《唐人街探案2》是因为我要在美国取景。你看像在美国取景,我们以前也有在美国或者在海外取景,尤其是在美国取景的电影,我们国内的电影,那以前大部分就都是以偷拍的形式。

陈思诚:不能把不会演戏全推小鲜肉身上,这太简单粗暴了

《四味毒叔》小可:偷拍。

陈思诚:对对对,就是说不惊动工会。但因为我们这次的体量比较大,而且我们拍摄的场景,我一开始剧本规定的场景就像时代广场啊,像中央车站,纽约市立图书馆 ,麦迪逊大道这些地方都是纽约市的地标,那些地方没有办法偷拍的,而且我们是又要裸奔又要骑马,然后又要在车上跑那种东西。

《四味毒叔》小可:对,我当时看到里边有一个场景,在时代广场是大家一起跳舞是吗?我看那个场景特别的震撼,然后骑马。

陈思诚:对,那些都是必须得是有当地的警察,当地的那个部门,安全部门,包括消防医疗什么都得配合起来的。所以就是说我们这个动静是没有办法做非工会的片子,所以必须得是做成一个工会片子。那做成一个工会片子就等于叫入乡随俗,虽然我们是这个这部电影是我们中国人投资,但所有的除了你拿钱以外,剩下的游戏规则得按照美方的游戏规则来做。所以我因为这个要加入了DGA美国电影工会,美国电影导演工会,然后宝强和昊然这些主演也要加入美国的演员工会,然后摄影要加入美国的摄影工会,我们就等于要在那个地挂一个名字,那所以我也因为这个变成我们中国内地第一个加入DGA的一个导演。但我也并不是说这是一种必须的行为,就我要在那拍戏必须要这样,对对对。

《四味毒叔》小可:咱们这是首次以雇佣形式来雇佣美国工会的首部电影是吗?

陈思诚:对,因为说白了美国它会保护自己的就业,它会保护自己整个的一个形态,所以它不会让我们带太多人。因为你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一个体量的剧组,我要在国内拍这样一部片子,大概上上下下整个剧组要几百人,但是它不会让你带几百人都到美国去,你只能带主创,最主要的部门。所以我这次只带了一个执行导演,带了一个摄影指导,带了一个美术指导,然后就是每一个部门只能要一个部门长,剩下底下的人就全部得是美国工会的人,它为了保护自己的就业。所以等于我们真正这次的主创加上制片部门,加上演员一共才20多个人,剩下的底下几百人全部都是老外,全是美国人。

《四味毒叔》小可:据说您对时代广场这一段戏投资特别大,是吗?

陈思诚:对,因为它的动静比较大,不仅是时代广场,包括麦迪逊大道,就整个的第五大道周围的那些戏都比较贵,因为你要需要封街拍摄,你就需要动用大量的警力资源,然后请他们来每个人都很贵,比如像麦迪逊大道,你封街以后其实要造成的并不是空无一人的街道,而是一条特别拥挤的街道,但那种拥堵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就是那些车那些群众演员都是我们请来的,所以那就非常贵。因为美国的人工非常贵,在我们中国的话,一个群众演员,现在大概我知道在横店是一百到一百五,有时候最贵的二百。在美国的background,就是不说话的群演,要合人民币大概2000块钱一个人。

《四味毒叔》小可:那这投资相当大。

陈思诚:对,他其实就等于我在美国请一个人,我回国能请十多个人,相当于这样。而且只要一说话,一说台词就卖的更贵,就变成两万块钱一个人。

《四味毒叔》小可:那导演这次真的是下了狠刀啊。

陈思诚:其实就是为了让观众们能看到真正意义上,原汁原味的纽约。

《四味毒叔》小可:那您是如何想到说在纽约时代广场来让大家去跳舞这个环节呢?

陈思诚:因为看过《唐探1》的观众都知道,我们《唐探1》最后就有一个这样嘉年华的感受。那我觉得我希望它能变成我们《唐探》这个系列的一贯的风格,然后尤其这部戏选择了春节这样一个档期,合家欢的这样一个档期,我希望观众到最后是能抱着一种特别轻松愉快的心态走出电影院的。因为我们这个毕竟是探案嘛,还是有案情的,我希望大家能一扫那些案子给大家带来的那些阴霾或者不愉快,能以一种特别舒服的心态走出去。而且你知道歌舞是一个世界性的语言,无论你说英语还是说日语,但音乐舞蹈对全人类的感受是无国界的。所以我觉得要表现出这样一个合家欢嘉年华的感受,而且是一个中国演员跟当地的所有民俗的一种结合。所以我们当时在泰国,有泰国的泰拳、人妖表演,有泰国的那种民族服饰,这些泰国具有代表性的这种文化符号和我们一起表演。那这次在美国也一样,有美国的爵士舞,美国的Hip-hop的舞蹈,然后有美国的打击乐,那些就是美国具有代表性的跟我们的这种文化相结合。因为我觉得我们这个片子想传递的是一个所有人类的友善无国界的那种感觉。

陈思诚:不能把不会演戏全推小鲜肉身上,这太简单粗暴了

《四味毒叔》小可:那我们想知道《唐探1》可能大家都已经非常熟知了,那《唐探2》你相比《唐探1》而言,主要是想重点突出哪一部分?

陈思诚:我觉得没有就刻意突出哪儿,我们这个系列可能最有意义的,也是最有价值的部分,就是也有好多人问我,你觉得《唐探2》跟《唐探1》的区别,我说《唐探2》跟《唐探1》 的区别就像纽约跟曼谷的区别一样。因为就像唐人街这个东西,它是一个中国的文化传统符号,是在海外的一种特别有意思的一种标志,它每一个唐人街都不一样,因为它是华人的文化,它又跟当地的文化交融在一块,日本的唐人街跟美国唐人街绝对不一样。美国唐人街就跟泰国唐人街也不一样。

《四味毒叔》小可:那咱们以后会不会见到更多的《唐探》系列?

陈思诚:对,其实第三部我们会在日本东京拍,就已经确定了。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的影片的感受和那种味道也会因为它不同的国家会有些许小的变化,其实大的风格不会变。比如说都是喜剧推理,然后有动作有冒险,这种总体的感受不变,但是那种味道会有一点会有变化。

《四味毒叔》小可:那我们觉得就是侦探,探案类题材的电影在中国是比较冷门的,像比如说大家提起到侦探类型的电影,就会说到《福尔摩斯》, 然后像中国就是《狄仁杰》啊《包青天》啊 ,像日本就是《柯南》啊之类的,您是怎么想到拍这个题材的电影呢?

陈思诚:因为我从小也喜欢看推理的小说,推理的电影,以前别人一问我,我会说我喜欢电影的前五名一定会有两部片子,一个是《七宗罪》,就是《Seven》,大卫·芬奇的那部电影,还有一部就是韩国奉俊昊的《杀人回忆》。这两部电影其实都是推理破案,就是有探案的这种性质的。然后还有一点,我一直觉得从产业化的思维和角度去考虑,我觉得中国应该有更多的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具备IP价值的这种人物,那我一直觉得中国尤其现代,是没有名侦探这类的人物,中国一提名侦探还是狄仁杰,包青天。但是像欧美至少福尔摩斯到现在已经翻拍成现代的片子了,然后包括日本有柯南,有《神探伽利略》,有《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那我们中国一提还是那种古老的形象,所以我一直想塑造一个中国的名侦探。

《四味毒叔》小可:那您是如何看待IP的延续呢?

陈思诚:IP的延续我觉得你应该从创作开始之初就已经想清楚了自己要做什么,这就跟一个地基一样。我从来不认为那种无心栽花的那种IP是好的IP,我觉得应该从一开始从它的基因里,就应该想清楚它你的方向,所以我觉得真正的IP是可以除了这个剧作,这个影视本体以外,能具备其他巨大的外延价值的东西,比如说游戏,比如说乐园,比如说show,比如电视剧这种,甚至漫画,这就需要你有特别吸引人的形象。我觉得形象在IP当中是至关重要的。

《四味毒叔》小可:那我们现在知道导演您现在已经有准备拍《唐探3》这个项目的打算了,那咱们以后还会看到45678,甚至更长久的系列吗?

陈思诚:我不知道,但因为我自己肯定就不会拍更多的了。因为我可能就会拍三部,然后如果到时候大家还愿意看的话,我可能做监制,让年轻导演、更年轻的导演来拍。

《四味毒叔》小可:那导演我们知道您以前是出演了《士兵突击》,也有很多优秀的作品,观众们都已经非常认可您的演技,那您为什么没有选择在《唐探1》和《唐探2》里边出演一些角色呢?

陈思诚:我觉得要合适吧,而且我觉得自己更想专注的做好导演这件事。我比较认同姜文导演说过一个对导演的评价,他说其实导演应该是一个动词,不应该是一个名词,它应该是一种冲动,而不应该只是一个称谓。我比较认同这种说法,其实我认为我做导演是有欲望的,我是有想表达讲述的欲望。

《四味毒叔》小可:那以后我们还会在荧幕上看到您的身影吗?

陈思诚:也会吧应该,我觉得要找更合适的机会。

《四味毒叔》小可:导演其实我们想问一下,您是怎么想到的,会用王宝强和刘昊然这两个演员,一个鲜肉,一个看似没有颜值的这样...

陈思诚:不是看似没有颜值,你别太谦虚,你就直接说。

陈思诚:不能把不会演戏全推小鲜肉身上,这太简单粗暴了

《四味毒叔》小可:是怎么想到把他们俩搭到一起的呢?

陈思诚:很多时候所谓的灵感你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因为这件事是我当时在泰国写《北京爱情故事》电影剧本的时候,因为头一天晚上我们是开车路过了泰国的唐人街,然后第二天跑步我跟我弟我们俩,我记得特清楚,跑到一个天桥上的时候,我忽然间说,哎,我们其实可以拍一个唐人街探案的故事。因为大家可能都知道,因为一些原因,可能国内的探案就一定会碰到公安,相对来说比较复杂。那我说我们何为什么不规避一些意识形态对我们的控制,我们把一些好玩的东西放到唐人街这样的一个一个范围里呢,那这样的一个氛围里面,它中国演员又能演,它有中国的文化,它就可以跟当地的各种国家的文化和形态产生特别奇妙的化学作用。我当时想到这个好idea的时候,忽然脑子里蹦出来的就是一个少年跟大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且其实当时那个大叔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宝强,因为我们俩认识十多年了,我一直觉得他可以往大叔那转转型了。对,然后少年我是因为觉得,我一直认为有天赋的人都是少年。就很多人都是在小的时候特别有天赋,然后走着走着把这些天赋丢了。

《四味毒叔》小可:那您说王宝强跟您有十多年的交情了,从《北爱》到《士兵突击》到现在,您觉得他变化最大的是什么?

陈思诚:变化?我觉得没有办法用简单的几句话就来形容,大家都在变化。然后我觉得宝强还好的是,他没有往坏的方向变化,他还是在秉承着原来的那些善良啊质朴啊,那些好东西他没有变,他可能为人处事方面更加成熟了,然后想的更多了,我们都在变。

《四味毒叔》小可:那现在网友普遍都说现在的小鲜肉毫无演技,那您当初是怎么想到用一个97年生的刘昊然演秦风?如果说让您给他打分的话,从《唐探1》到现在,他的演技我们观众也看到了,是在逐渐的增加,如果让你给他打分的话,你会给他打多少分?

陈思诚:我觉得小鲜肉它不是一个褒义词,更不是一个贬义词。小鲜肉只是对你现在的生命状态的一种称谓,我还觉得我儿子是最小的小鲜肉呢,我儿子两岁,我觉得我儿子简直太嫩了,太鲜肉了,太可爱了我觉得。如果别人现在说我是小鲜肉我特别高兴,对吧?或者说我某部分很小鲜肉,所以我没有觉得大家对小鲜肉这个词有任何歧义,它只是对你认知的一种感受,对吧?当然,有会演戏的小鲜肉就一定有不会演戏的小鲜肉,这都很正常。

《四味毒叔》小可:但是现在网友普遍都认为就是小鲜肉有一个定义就是不会演戏。

陈思诚:我觉得那是有点过于简单粗暴了,或者是由于一些不会演戏的小鲜肉给观众带来的这种误解,而且我还有一个观点就是,有一句话是没有不好的演员,只有不好的导演。很多事并不是因为小鲜肉的问题,而是因为没有真正意义上发觉他们闪光点的那种导演,给予他们能真正展现自我闪亮的一种空间。因为我是当演员出身的,我明白演员的被动,或者有一些演员他不具备强大的创造力的时候,他需要别人的引导,但其实现在真正懂得引导演员的导演也不是特别多,所谓优秀导演其实比好演员还少。所以大家不能把不会演戏这事全推到小鲜肉身上,我觉得这事有点太简单粗暴了。然后对于昊然来讲,我发现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零表演经验的在中专二年级的一个孩子,然后我就觉得他身上有自己一些特别闪光的本质特质,然后只是用我的角色把他这些特质放大。因为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有优点跟缺点,但是好的创作或者好的演员,所谓的演员的表演,无外乎是把你最优秀的那部分特质通过角色放大。所以我当时在做《唐探1》剧本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确定了,要让昊然来演,我就会偏离他,就更偏到他这个本体上面。

《四味毒叔》小可:在写剧本的时候。

陈思诚:对,写宝强这个角色也一样,所以宝强看完剧本以后,就他说简直兄弟太懂我了,因为可能我们走得比较近的原因,或者说是因为好多创作我都是先定了演员,才写的剧本。所以我特别知道这样写,他会很好地表现出来。所以你问我刚刚昊然给他打多少分,我觉得他真的进步挺快的,我给他打99分。另一分就不想让他太骄傲。

《四味毒叔》小可:那导演您说您是在刘昊然中专的时候就发现了他,那肖央,您是怎么在他身上发现有喜剧天分的呢?

陈思诚:对,其实老肖因为他演戏演的不是特别多,但是第一,我跟老肖在生活里我们就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几个一块去派拉蒙学习过,当时总局组织了几个导演,我们是一拨的,他生活里就有他比较幽默的地方,所以当时我们在考虑这个《唐探1》的时候,当时我的制片人陈祉希就跟我说,她说有一个人,你想没想过挺适合坤泰的,我说谁啊?她说肖央。因为其实特逗,那期我们同去的一共五个导演,有一个导演是宁浩,还有一个是路阳,还有就是郭帆,肖央我们。找《唐人街探案1》坤泰那个角色的时候,我最早想的是宁浩,就那种痞痞的那种劲儿,就是那种带个金链子的感觉,我就觉得他都不用演,就特别适合他。但后来就是因为他当时要忙于自己的拍摄,时间没抽出来,我就想唉这找谁呢,然后当时陈祉希给我提一个说,肖央其实挺合适的,我说唉我越想越觉得,对,因为老肖其实是很有幽默感的,有那个感觉。然后后来我找他,他也挺够...他看剧本,以为我找他演的是另外一个角色,就以为我找他演那个陈赫那个倒霉警察的角色,对,因为老肖一直觉得自己很帅,他是一个比较有偶像包袱这么一人,你知道吗?

《四味毒叔》小可:这么自信?

陈思诚:对,他盲目的自信对自己的颜值,然后他说啊但我说了我要演坤泰,他说不对啊,你这剧本里写的他是一个挺油腻的,甚至有那么点猥琐的劲儿的。

《四味毒叔》小可:符合他,真的符合他。

陈思诚:这个肖央听到,这是这个姑娘说的,不是我说的。然后他很诧异,然后我说老肖,你得勇于挑战自己,也许你自己的很多闪光的地方,你自己没有发现,人有的时候最难看清的可能就是自己。然后后来做造型啊什么什么的,我觉得他是直到真正成片以后,他才原来自己这么闪光,演得这么好。

《四味毒叔》小可:如果导演就是让您真的在《唐探2》里边挑一个角色让您来演的话您想演什么。

陈思诚:《唐探2》吗?

《四味毒叔》小可:对。

陈思诚:哦那我可能我认为自己可以比较合适的,应该是那个日本名侦探的那个角色,对。就像你说我们这个节目是《四味毒叔》,对吧?我一直觉得史航老师就是一个特别有戏的演员。我也在说以后会找他演个角色。

陈思诚:不能把不会演戏全推小鲜肉身上,这太简单粗暴了

《四味毒叔》小可:他最近真的演了。

陈思诚:对对对,他跟我说了,他演了好几个了。

《四味毒叔》小可:《新围城》。

陈思诚:对,因为有的时候有的人他生活里就带戏。对,所以我也跟他说,我说以后我可能会邀请你来演戏。

《四味毒叔》小可:导演最近就是贺岁档,像那个《捉妖记2》,然后很多影片都上映,你有没有压力呢?

陈思诚:我没什么压力啊。

《四味毒叔》小可:那您对票房有一个什么样的期望?

陈思诚:也没什么期望。因为是这样,我一共做了三部电影,加这个《唐探2》。《北京爱情故事》是第一部,《唐探1》是第二部。我当时都有一些期望,但最后票房都没达到我的期望。就很多人还认为我们票房不错,但真的都没有达到我的期望,所以索性我现在就不期望,因为我发现这件事挺不好的,是什么呢?就没有一个人会把自己的期望变得非常低。你懂我说的意思吗?每个人都希望,希望都会建得很高。你要低你觉得对不起自己,高了,万一达不到你又失落,所以你干嘛要希望它呢?所以我觉得无欲则刚,我觉得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拍戏这件事本身让我觉得最快乐,而不是说它一定要得到多少钱多少票房,我觉得那东西带来不了快乐。

《四味毒叔》小可:导演想通过那个《唐探》想塑造一个什么样的侦探形象?中国侦探形象?

陈思诚:“唐探”是一对组合,至少从第一部第二部的时候,他们是一对组合,是一个以唐仁代表着东方的易学思维和秦风代表着西方推理思维的两种人。我一直说其实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思维模式,99.9%的人都是用逻辑思维模式,逻辑思维模式的最顶级就是推理,可能变成很高的推理高手,但是任何推理都是从逻辑来的。但是还有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的思维模式,他不是按照逻辑思维来的,所谓的逻辑思维就是你看到了一个杯子,在那放着,然后有热气,你会知道这里面装的是热水,然后不能去碰这个杯子,因为它会烫手,这些都是逻辑思维,但是还有一种思维叫易学思维,易学思维,就是你看到一个杯子放在那,冒着热水,那易学的人就会直接盘出一个卦来说这个东西意味着什么?代表着什么?推算出来一种东西。所以我跟一些易学老师聊天以后,我会发现在易学、算易的那些人的那个眼中,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们中华的文化有很多东西是有博大精深的很多内核的,但随着我们一些历史上和一些各方面的原因,我们很多老祖宗的一些文化的精华,被遗失了挺多的。所以我一直觉得东西方这种文化的交融,这种东西,思维的碰撞,是其实是我一开始创造唐仁和秦风这两个人物最有意思的地方。

陈思诚:不能把不会演戏全推小鲜肉身上,这太简单粗暴了

《四味毒叔》小可:那您觉得在这部电影当中,观众可能会更喜欢哪个角色?

陈思诚:我觉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就是我觉得一个艺术作品的至高追求就是雅俗共赏,就是阳春白雪能看到阳春白雪,下里巴人能看到下里巴人。有喜欢秦风的,肯定也有喜欢唐仁的,甚至有喜欢宋义,谁都可以喜欢。你提供种种可能。

《四味毒叔》小可:因为我们觉得肖央是这部剧的亮点。

陈思诚:你是全部戏都看完了对吧?

《四味毒叔》小可:对,然后那个我们想知道,就是在《唐探3》的时候,我们会不会看到他的不一样了?

陈思诚:那你肯定是肖央的粉丝是吧?不是,我现在还没想,但我觉得肖央是个很好的演员。对,然后我们也会继续合作下去。

《四味毒叔》小可:那我们知道您是这部电影的导演,也是编剧。那里边有没有夹杂您自己的想表达的情怀呢?

陈思诚:不是夹杂,是整个都是我表达的情怀,对啊,这怎么叫夹杂呢。我很早以前就发过一篇微博,我说其实我发现导演是一个特别特别赤裸的职业,你的所思所想,情怀喜恶,你所有的东西都会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你的作品里面。所以有的时候你看一个导演,想了解他,完全看个片子就行了,你不用跟他说话。正所谓文如其人,你想了解一个导演,你就知道看这个电影,就会怎么怎么样,所以你不要去相信那些谣言。就你只要看这个电影,你知道这个导演是什么样的人了。有的导演并不像我们塑造的那么伟大,也不像有一些人我们把他想的那么卑鄙,你看他的电影完全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所思所想。所以有一句话特别经典,就是一个导演一辈子只拍一部电影,我曾经不止一次地举过一个例子,就是俄罗斯有一个导演叫尼基塔·米哈尔科夫,他拍了一部电影,几个小时的一个片长,那部电影叫《西伯利亚理发师》。我看了那个片子以后,除了感动之余,我会对俄罗斯这个民族有一个新的认识。我当时觉得这个导演太了不起了,他对俄罗斯这个民族,他对自己这个民族的爱,太tmd深刻了,我就觉得我觉得叹为观止,而且我觉得我达不到他这个高度。就他用了一部电影,而且他这个片子当时就是说,因为他得了很多奖,他说我这个电影我不参加全世界的任何电影评选,就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你通过电影就能想到这个导演他真的很伟大,他对自己的这个国家的焦虑,对这个民族的一种热爱,爱的那么浓郁和深沉。就所以你就像周星驰的电影,我特别喜欢星爷。你看他电影有那么多孩子性的东西,那么多天真的东西。所以你说有一些传闻说他不好或怎么样。

《四味毒叔》小可:他性格就是这样。

陈思诚:对,那我怎么能相信了呢?因为他就是一个孩子,他肯定有特别特别天真浪漫的东西。所以我不相信那些对他的攻击。

《四味毒叔》小可:导演,我们再最后一个问题,您是怎么克服系列电影越拍越难这个瓶颈?

陈思诚:那没办法,你只能不断的去跟自己较劲。因为观众会随着这种东西他会审美越来越高,你只能去在观众前面一点点进步,你就自我超越呗,那能怎么办。

《四味毒叔》小可:嗯好,那谢谢导演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然后我们也祝贺导演在大年初一票房会越来越高,以后我们也会在电影院看到您越来越多更好的作品。

陈思诚:好的,谢谢。

陈思诚:不能把不会演戏全推小鲜肉身上,这太简单粗暴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