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南怀瑾:我以几十年的经验,诚恳地告诉各位,修行最重要是这四字

南怀瑾:我以几十年的经验,诚恳地告诉各位,修行最重要是这四字
2021年03月11日 08:29 新浪网 作者 导归-极乐

  【怀师箴言】我除了依照佛经以外,拿我几十年摸索的经验,诚恳地告诉各位,你真达到正身、正意,没有一个身体不能转化;没有病去不掉的;没有身心不会健康的。正身、正意做到了,身心两方面绝对地健康,可以返老还童。因为一切唯心所造,这是真的,就是“正身”、“正意”四个字。

  

  世尊告曰:“如是罗云,若有比丘,乐于闲静无人之处,便正身、正意,结跏趺坐。”

  要注意!你们打坐坐不住,两腿不争气,那不是“两足尊”。如果两腿的气通了,你们的寿命可增加几十年。

  佛告诉我们,修行最重要的是正身。站着也能正身,睡也有睡的正身,吉祥卧、摊尸法都是正身的一种。

  我们打坐做功夫没有效果,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没有“正意”;因为颠倒因果,把佛的成果结论,拿来当作自己的修持法。一上座,都想空,空什么呢?你自以为这一下很好,空空洞洞的,其实,那正是“意”啊!是第六意识的境界。纵使你现在做到身体忘了,感觉到内外都是光明,也还没超出第六意识的范围。在《楞严经》里的五阴区宇中,还只属于色阴的范围,是“坚固妄想以为其本”。

  有些人静坐在一片光明中,未来的事情也能知道,以为是“灵感”。你若学过唯识就知道,那是第六意识的反面,是所谓独影意识的作用。境界多得很呢!因为你学佛,所以就会看到佛、菩萨,这是意识境界。拿小乘修证的理论来讲,你意识没有专一,没有“正意”。所谓正意、正身、正言,三者都不可缺。换句话说,你处处在犯成,一般人随便谈戒,谈何容易啊!你的心念意识,一点都没有正,随时都在造地狱种子的业,现行变成种子非常厉害啊!要特别注意。所以佛说,修持第一要正身、正意,意念专一。

  中国道家修神仙的丹经,在隋唐以后就多起来了,讲气脉的问题,很多都是从这个安般品中脱胎出来的。东晋以后有《黄庭经》,讲究上药三品,神、气、精,这些都是事相,属于有为的功夫。如果有为的功夫,你都没有修到家,怎么能达到无为呢?有为法不能专一,念头如何空得掉?那只是自欺欺人罢了。所以后世学佛的,一万个中,没有一个证果,请特别特别注意!我除了依照佛经以外,拿我几十年摸索的经验,诚恳地告诉各位,你真达到正身、正意,没有一个身体不能转化;没有病去不掉的;没有身心不会健康的。正身、正意做到了,身心两方面绝对地健康,可以返老还童。因为一切唯心所造,这是真的,就是“正身”、“正意”四个字。

  “正意”涉及了呼吸,道家也一样,《阴符经》上有一句话——“禽之制在气”,这是一个重要的口诀,也就是方法。念头抓不住,会乱跑,思想不能专一,就因为你的气在散乱,气散乱,心就散乱了。

  ——《如何修证佛法》

  

  自己要端正身体。你看大家,我昨天还笑他们出家人坐惯了的,人都是歪的,没有一个正直的。如果双盘的话,左脚在里头,右脚在外面叫金刚降魔坐法;如果右脚在里面左脚在外面,这叫吉祥如意坐法。你们看佛像,学密宗这些都要懂啊!这样坐起来(师转身背对学员),由尾闾骨起从第一到第七节,就要这样端正。这七个骨节很重要。……

  两个腿一定要交换,一定要盘好,对身体有那么重要。你看密宗塑的佛像细腰身,臀部大,胸膛大。腰是直的,胸是挺的。所以昨天我还笑他们,每一个都是弯腰驼背,我现在站起来,身体还不像你们那样弯,我还可以不戴眼镜看报纸,还在带领他们搬这些东西。

  我在书上告诉大家,假使你们不双盘,散盘也可以。散盘不要跷腿,那样身体就偏了,要放平。如果换脚,也要放平。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图为都江堰灵岩寺

  袁焕仙先生简介

  袁焕仙先生(1887—1966),四川省盐亭县人,南怀瑾先生之师。先后在成都、南京成立“维摩精舍”,讲学传法,一方度化,四众共仰,门下弟子众多,南怀瑾先生为其中翘楚。袁焕仙先生著述由南怀瑾、徐剑秋等编撰、缮稿,整理为《维摩精舍丛书》;近年出版有《袁焕仙著述集》。

  以下摘自  袁焕仙先生《维摩精舍丛书.灵岩语屑》。文中“白话参考”为“南师如是说”公众号自撰,仅供参考,欲深入理解,请研读原文。

  

  南怀瑾,别号玉溪,浙之乐清人,父化度,母氏赵。法名通禅,学密康藏时,法名法称。……时怀瑾充中央军校教职,休假来灵岩寺,与通宽、传西等日夕究参,均以扶起破沙炉自任,固志在俗也。

  【白话参考】南怀瑾,别号玉溪,浙江温州乐清人,父亲名化度,母亲赵氏。法名通禅,在藏地修学密宗时,法名法称。……当时正在中央军校担任教职,休假期间到都江堰灵岩寺,与通宽法师、传西法师等人每天参究,都以匡正佛法、挽救天下为己任,以入世修行、教化人心为志业。

  行七之三日,先生手持戒板指谓传西曰:“是什么?是什么?速道!速道!”传西无语。先生摇头数下,自笑曰:“又放走一个。”复以戒板指怀瑾曰:“是什么?是什么?速道!速道!”怀瑾亦无语,先生却点头数下,亦笑曰:“汝却好。”

  【白话参考】袁焕仙先生在灵岩寺主持禅七的第三日,手持戒扳指着传西法师说:“是什么?是什么?快说!快说!”传西法师无语。先生摇了摇头,自己笑道:“又放走一个。”然后又用戒板指怀瑾道:“是什么?是什么?快说!快说!”怀瑾也无语。先生却点了点头,笑道:“你倒还不错。”

  遂手至佛前,问曰:“当时我叫汝速道!速道!汝因什么无语?”怀瑾曰:“我当时不知要说个什么?所以无语。”先生曰:“汝现在心中有一个什么否?”怀瑾复无语。先生因令大喝,甫三声,即曰:“止。汝看汝有个什么?”怀瑾曰:“现在觅我心中无有个什么。”先生曰:“此千圣之心灯,当人之慧命也。无再滋疑,速拜!速拜!”怀瑾乃拜,遂禁怀瑾语。

  【白话参考】袁先生于是把怀瑾领到佛像前,问道:“刚才我让你快说!快说!你为什么不作声?”怀瑾说:“我当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不作声。”先生说:“你现在心中有个什么吗?”怀瑾又无语。先生让他大喝几声,刚喝了三声,先生就说:“停!你看你有个什么?”怀瑾答:“现在我心里什么也找不出来。”先生道:“这就是千圣所传的心灯,你自己的慧命啊。切莫再生怀疑,赶快拜谢!”怀瑾便拜,先生于是禁止怀瑾说话。

  

  一时四众大愕,谓同儿戏。怀瑾自心亦不知所措,乃佯为首肯,仍沉众中。无何,各就坐,乃起问曰:“既云学人有个入处,云胡一计生死,便尔前途茫茫?”先生厉声曰:“丑!汝看汝说生死未了的那个分上,是有生死?是无生死?是前途茫茫?是后路茫茫?”怀瑾彼时当下释然,遂礼拜在地。

  【白话参考】当时出家在家的弟子们都非常惊愕,觉得这样如同儿戏。怀瑾自己心里也不知所措,只是装作明白了,仍然回到同学中。不久,大家各就各座,而怀瑾起身问道:“既然您说学生我已经找到了入道门径,为何一想到生死,我还是感到前途茫茫,不知所归?”袁先生厉声说道:“丢人!你好好看看你所谓的生死未了的那个本分上,到底是有生死?还是无生死?是前途茫茫?还是后路茫茫?”怀瑾那时当下释然,于是跪地礼拜。

  

  时参众正瞑坐,怀瑾与传西坐邻,顾视诸人坐禅,真若无疾而呻、无韵而哦,而传西亦正凝神在坐也。因而内心不牧,几次嗤之欲肆。先生乃振威大骂曰:“作么,太不懂事!”怀瑾当时被先生一骂,如病得汗,如梦得醒,惊悉个事原来如此不费力、不值钱,于是敛笑,遂尔收神,凝然与同学及传西等寂坐。

  【白话参考】当时大家都在闭目打坐。怀瑾与传西法师相邻,四顾众人坐禅,真好象无病呻吟、走调歌唱,传西也在那里凝神而坐。怀瑾见此心生桀骜不驯之念,几次要出声嗤之以鼻。袁先生振威喝斥道:“你干什么,太不懂事!”怀瑾当时被先生一骂,好象伤寒病人发了汗,作梦之人幡然醒,惊讶地体会到这个根本大事原来如此不费力、不值钱,于是收敛笑容,赶紧收拾心神,与同学及传西法师等一起安静地打坐。

  

  越三日,果州道士来山,于先生室中闭户围炉夜话,曾、王两先生及周、杨诸子皆围炉次。怀瑾远隔重楼,睹先生室中人物、状态、话言,如亲觐面,诧之。因请先生至祖殿,通所见。先生大骂曰:“我道汝是个人,犹作如是见解邪?!”骂毕,忿然反室,闭门而寝。怀瑾乃无语归寝。

  【白话参考】过了三天,果州道士来山中,在袁先生房里闭门围炉夜谈,曾、王两位先生和周、杨诸位弟子都在炉边。怀瑾远隔重重楼宇,见到先生室中的人物、状态、谈话,好象亲临现场一般,非常惊诧。便请先生到祖殿,把自己所见境界告诉先生。先生大骂道:“我还以为你是个人物,还是这样的见解吗?!”先生骂完,愤然回房,关门便睡。怀瑾只得默然回去就寝。

  是岁之冬,虚云老人自曹溪来陪都,成都尊宿聚于文殊院,同请昌公老法师与先生躬赴陪都,迎虚老宾省。怀瑾侍先生叩虚云老人,通所见如上语,虚老曰:“嘻!南先生,使非袁老居士手急眼快,汝险矣,危哉。”

  【白话参考】这年冬天,虚云老和尚从广东曹溪南华寺来陪都重庆,成都的高僧大德都聚在文殊院,共推昌圆法师与袁先生前往陪都重庆,邀请虚云老和尚来成都。怀瑾陪同先生访问虚云老和尚,把上述神通之事告诉了虚云老和尚,虚老道:“嘻嘻!南先生,要不是袁老居士手急眼快,你就很危险了。”

  

  至是怀瑾还山,遂辞军校教职,图久住。常谓传西、通宽、光代、白眉等曰:“斯亦奇缘也,倘非国变,何缘入川?倘不入川,这一段提不起放不下的公案,从何处了?仔细思量,真是令人汗泪交倾不。”五月,不禀先生,不谋友朋,突然而逸,不知所之。又三月,乃闻遁迹于峨眉山之大坪寺,而闭关时,生年二十五也。其皈依师曰普明。

  【白话参考】此后怀瑾回到山中,辞去军校教职,打算在山中久住。怀瑾经常对传西法师、通宽法师、杨光代、马白眉等人说:“这也真是奇缘啊!要不是遭逢抗战国难,哪会来四川?如果不入川,这一段提不起放不下的公案,又从哪里了断呢?仔细想想,真是好不让人汗泪交加!”到了五月,怀瑾未向先生禀报,也不跟朋友商量,突然消失,不知去向。过了三个月,才听说藏身在峨眉山大坪寺。他这次闭关,时年二十五岁。他的皈依师父法名普明。

本微信号专事摘录  南怀瑾先生著述。篇幅有限,恐难尽意,欲辨玄旨,请阅原书。微信号:nanshirushishuo新浪微博:南師如是說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