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贾母的《掰谎记》,究竟包含了哪些意思?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贾母的《掰谎记》,究竟包含了哪些意思?
2021年05月12日 18:59 新浪网 作者 角本制剧

  

  贾府除夕节时,宁荣两府的人都集聚在一起过节,当然,除了这些人外,还有薛姨妈、李婶娘这两个客人在内,这也导致了,这一场家宴,显得端庄礼仪。

  当众人喝过酒后,进来了经常到贾府串门的女先儿,也就是说书的;贾母便问,你们最近有什么新出的书吗?

  她们便回答说道:

  女先儿道:“叫做《凤求鸾》。”贾母道:“这个名字倒好,不知因什么起的?你先大概说说原故,若好再说。”女先儿道:“这书上乃说残唐之时,有一位乡绅,本是金陵人氏,名唤王忠,曾做过两朝宰辅。如今告老还家,膝下只有一位公子,名唤王熙凤。”

  故事的情节,在这便不详细介绍,只是其所说的故事,都是才子佳人的旧套子。

  按说,这样的段子没有新意,贾母不喜,只不让她们说了就行了。然而,她偏不,特意讲了一大堆自己对这样才子佳人故事的议论来:

  

  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得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得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不入贼情一案了不成?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

  贾母作为一个从小生活在贵族家庭的老太太,自然,她听的书不少,而凭借本家的礼仪规矩,看出其中的不切实际也很正常。但是,我们从她对这件事如此看重的态度来看,却会发现,似乎她,有点小题大做了。

  若说说书脱离现实生活,难道那些戏曲、灯谜等等活动,就都符合实际吗?显然不是。

  所以说,贾母对此事的态度,是不正常的,为了一个本就是博人一笑的虚构故事,而不惜大费唇色讲一回《掰谎记》。自然,在这背后,包含了多种意思,正如,凤姐打断贾母的话所说:

  凤姐儿走上来斟酒笑道:“罢,罢!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这一回就叫作《掰谎记》,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老祖宗一张口难说两家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是真是谎且不表,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

  

  一向懂得察言观色的凤姐,为何如此?自然是,她看出了贾母心情的不平静,所以她,适时的将贾母拉了出来。

  那么,贾母所说的这一回《掰谎记》,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呢?

  在小白看来,主要有这三种意思。

  第一层意思:表达自己对这样一套毒害公子小姐的才子佳人式故事的痛恨。在贾府之中,贾母往往是百事不管只图享乐的老太太,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她不关心家里的大小事。

  比如,贾府下人夜晚聚赌一事,由探春说出,她立马雷霆风行;不管是有脸的还是没脸的,都是同样的处理。以至于,连迎春的奶妈她都没有放过。

  其实贾母在讲《掰谎记》之前,也提到了贾府素来的规矩,那便是袭人因母亲去世,戴孝而未前来服侍宝玉的事。

  当然,作为一个背叛贾母的袭人,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贾母在故意为难她;但,小白认为,以贾母的大度,以贾母的地位,她即使要弄袭人,也不会如此特意的针对。

  正如她所说的,跟着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来。从这一句话中,其实我们就能看出来,她之所以说道袭人,更主要的,还是她意识到了贾府素来的礼仪规矩,正在一点一点的丢失。

  如贾府这样贵族,什么最重要?自然是礼仪规矩,就如刘姥姥进大观园,同凤姐鸳鸯所说,我最喜欢你们家的,就是礼出大家。

  

  如贾琏、贾珍敬酒,必须按宗族长幼规矩,由贾珍敬酒,贾琏持壶;而当他们跪下时,如贾环、贾蔷这些晚辈,也要按着次序跪在他们身后。

  因此,从这一回的内容来看,我们也能看出,贾母之所以特意借着《凤求鸾》这件说书的小事,来讲大家的礼仪规矩,尤其是公子小姐的礼仪规矩。是因为她,已经看到或者说意识到了,在这个家中,公子小姐之间已经出现了不符合大家礼仪的现象了。

  所以,从这一点来看,贾母在此特意批评那些胡乱编造才子佳人故事的人:用心不良,有毒害公子小姐思想的居心。

  正如她说:

  ”贾母笑道:“这有个原故:编这样书的,有一等妒人家富贵,或有求不遂心,所以编出来污秽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别说他那书上那些世宦书礼大家,如今眼下真的拿我们这中等人家说起,也没有这样的事,别说是那些大家子。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所以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连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这几年我老了,他们姊妹们住得远,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她们一来,就忙叫歇了。

  所以,从分析上来看,公正的来说,贾母的《掰谎记》,其根本用意,在于维护大家族的礼仪规矩。

  至于第二层、第三层意思,则如我们经常所见的那一类见解一样,有的说,贾母特意针对的是薛宝钗,因为她作为大家小姐,却丝毫不注重自己的名节,在贾府大肆宣扬“金玉良缘”这样有关其终身大事的言行;甚至于,薛宝钗还在大中午的时候,一个人跑到宝玉的房间。在明知宝玉休息的时候,坐在他面前绣肚兜。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说,贾母的话,是针对宝黛二人的,虽然她疼爱自己的两个玉儿,但因为黛玉当着众人的面,亲自喂宝玉酒这样的事,导致她作为这个家礼仪规矩的维护者,不得不旁敲侧击的提醒或者说是批评林妹妹。

  只是,如果这样来分析,我们却会发现,这两种观点,都说的过去,都有道理。

  所以,在小白看来,贾母的《掰谎记》,既有提醒黛玉的意思,也有提醒宝钗的意思;但更为主要的,还是在维护这个家的礼仪规矩。毕竟,在贾府之中,并不只是黛玉、宝钗这两个女子,还有三春这些,一天大似一天的小姐,而这些,还是她的嫡亲孙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