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除草奇遇记:在没油水的年代,都没觉得这“传说级的天物”好吃

除草奇遇记:在没油水的年代,都没觉得这“传说级的天物”好吃
2021年04月16日 12:59 新浪网 作者 晨末生活日记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文字原创/秦聿森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景色,也不一定就是大草原。我曾下放的东台,海滩上长着多年生的硬茅草,一望无际,也像个大草原的模样。

  这里也可以见到牛,却没有什么羊。

  当地特产海仔牛,身高体大,生着硕大的角,是水牛的一种。羊也有,农家养几只玩玩的,家门口的草就够它们吃了,无须放到草滩里去。

  我们到海滩去,一般都是盛夏,大太阳天,蓝天白云,绿草无涯。非得是这样的天,我们才去草。

  “刀”,是用一柄两米的长竹竿,须是挖出来的完整棵,还得选根部稍微带一些弧弯的那种。又不能太粗,一握就好。再在竹竿根部竹节密的地方,凿出装刀的槽。

  刀呢?弧背直口,厚肋带血槽,钢火极好,其锋利程度仅次于杀猪刀。这样的刀装上竹竿,握在手中,颇像古代的武士。

  单独的这样一把刀,当地人呼它叫“刀”,削砍全来,貌似古代江南人的“吴钩”,常常随手带着。撤掉竹竿,换上短木柄,这又是镰刀。这是我最早见到的可拆卸式组合农具。

  当然,木柄和竹竿上一样留着槽口,加木塞楔进去,如果不紧再裹上布条,往水里一浸,就紧得不能再紧了。

  每到夏天,农户们就得下草滩去草,腰里扎一根绳,把竹竿插在腰后面,一手握住有刀的一头,隔着绳子另一只手握住一头,刀贴地,人侧站,扭腰,一手送力,一手挥刀。一刀下去,地面上一米多的茅草就会随刀而卧,草也自动拢成了一条。

  这就是所谓的草。

  几个人并排,一天下来,草滩上就会出现一条“飞机跑道”。大太阳天日头毒,一两天后草就干了。然后就赶来牛车,那种平板式的牛车,有半间房屋大小,大家一叉一叉地往牛车上堆草。

  车走人走草收,一座草山就会耸立在广袤的草滩而特别地夺眼,四五条海仔牛拉着牛车慢悠悠地行走,人睡在草堆上面,满鼻子的都是草香。

  这草是每家每户必备的烧草,而每一个夏天的草,都是男子汉必须经历的一场硬仗。

  我在视频里见过,在东北在内蒙的草原上,也有这样的割草方式,甚至外国也有。头顶烈日,周边热气蒸腾,人人汗流浃背。除了自己的影子,找不到一棵树的影子。

  带来的一罐子水,没经验的很快就喝完了,再也找不到水喝,舔着自己从头上淌下了的汗水,更感觉渴得慌,衣服背后是一圈一圈的汗斑。奇怪的是,这时候,空旷的草滩上没有一丝儿凉风。

  找水!海滩上也有港子,港子里也有水,但是那水是海里来的。有幸找到一处牛汪塘,就是牛休息的地方,有水,也有牛屎。我相信在残酷战争环境下,人会喝尿。

  人太渴了,有牛屎浮着的水也会喝。

  一只天鹅躺在草丛中,已死。分明是中了枪伤,是那种喷砂枪打的,胸口一大片血迹。想必是午饭前那一声枪响,我们在很远的地方听见,有一群野禽中了枪,这只天鹅带伤跑出去很远,终于跑不动了,死了。

  我们这一群找水的人,也找到了这只天鹅。

  很早很早就听说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话,想必天鹅肉是很好吃的啰?又听说过“宁吃天上四两,不吃地上半斤”的话,天鹅是在天上飞的呀!

  1970的夏天,我们的肚子很饿,更没有油水,那时候,也不懂还有什么保护动物的说法,况且,天鹅已经死啦!

  我们一群“癞蛤蟆”决定今天回去尝一尝天鹅的味道。

  20岁的我侄儿曾经说:“我虽然知道自己是一只癞蛤蟆,但是,母蛤蟆我是不要的,我就是要吃天鹅肉!”

  白拣到一只天鹅,大家伙很高兴,回到连队,烧水的烧水,拔毛的拔毛。拔去毛的天鹅没有一只家鹅好看,更没有家鹅大,在视觉中,天鹅比家鹅大不少啊。

  关键是,剖开肚子后,发现没有一点脂肪,全是骨头和肌肉,即使最该有肉的大腿,也比想象中的肌瘦不少。

  就按我们烧鸡烧鸭的方法对付天鹅,没有酱油,就用农户家的酱,顺便在他家要些葱头蒜头,有人还跑出去老远拎回来两瓶土烧酒,满怀欣喜地来迎接这一场“天鹅肉大餐”。

  烧好的天鹅肉装了半脸盆,第一口吃的兄弟,刚咬就捂着腮帮子跳了起来,随即吐出一颗带着血丝的铁砂子,小钢珠似的,把牙咯得不轻。

  大家小心地一人一筷子搛起肉来吃,尝到了天鹅肉,没有一个说好吃的,草腥气,没多少肉,柴,咬不动。

  一次充满美好想象的天鹅肉大餐在我们亲自实践之后,惨痛地总结出了经验:癞蛤蟆好没见识,天鹅肉,谁吃谁知道,带着我们一起上当受骗!

  一位大厨说过一句经典台词:“要么烧滚三分钟,要么焖煮三小时,没什么烧不烂的。”譬如螺蛳,烧开三分钟,保证不老。烧过这个时间就嚼不动了,就得烧够3小时。

  那时候的生活极其枯燥,希望激出一些趣味的浪花,凭空拣到一只天鹅,让我们过了一次节。天鹅肉不好吃,也让我今天呼吁,保护野生动物,不要滥杀它们,而且它们并不像传说的那样多么美味,说不定身上还带着我们不知道的病菌。

  白天鹅,你飞吧,我只会看你,看着你自由飞翔,再不会想着吃你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