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早期馆阁体的影响,俞樾终于找到了隶书的精髓

摆脱早期馆阁体的影响,俞樾终于找到了隶书的精髓
2019年10月22日 01:22 新浪网 作者 教育谈心

俞樾的隶书以一八七○至一八七五年间所创作的作品最为精彩。这一时期,俞樾的隶书在用笔上,取长锋二三分着墨,笔力匀亭,不疾不徐,既不时时舔笔聚锋,又能做到不放任笔毫铺陈散乱,显示出极强的控制力。

摆脱早期馆阁体的影响,俞樾终于找到了隶书的精髓

在用墨上,俞樾取非常浓的焦墨着笔,合理运用笔毫蓄墨的多寡,精心布置,使得作品通篇枯润相济,既苍且润。学的虽然是汉隶,属于碑学范畴,但是,俞樾在用墨尤其是用笔方面所显示出来的特点,与碑学家们迥然不同。字体形态上,俞樾坚持隶意的盎然和纯粹,既不夸张也不平淡,气象雍容而平和,这也与碑学家们刻意追求涩拙乃至破碎的倾向完全不同。

摆脱早期馆阁体的影响,俞樾终于找到了隶书的精髓

回过头来看俞樾早期的隶书作品,隶法、篆法、楷法、行法错综杂糅而显得有些无所适从。这当然可以说是以『馆阁体』为基础的帖学经历在作祟,也可以说是书写者对各种书体的特色的理解还不够深刻,甚至可以说是俞樾初入碑学之门,还没有挣脱出帖学的牢笼。但是,说俞樾一开始便有意在进行帖碑融合的尝试也未见得就是无中生有。

摆脱早期馆阁体的影响,俞樾终于找到了隶书的精髓

俞樾 隶书四条屏之一 30.5cm×127.5cm×4 浙江萧山博物馆藏

俞樾隶书的面貌是轻灵、飘逸。问题是,碑学的兴起,很大程度上恰恰就是为了矫正帖学书法中已经很过分的轻灵和飘逸。碑学家们的隶书,是质朴的,是厚重的、是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甚至是丑的、怪诞的,总之就是要与帖学的平和、中正背道而驰才对。俞樾早期的隶书中确实能见到奇崛和夸张的刻意表达。不过,这更像是初学者为了凸显隶法、隶意而进行的强化训练,而不是为了表示对碑学的亲近。

摆脱早期馆阁体的影响,俞樾终于找到了隶书的精髓

俞樾 隶书四条屏之二 30.5cm×127.5cm×4 浙江萧山博物馆藏

摆脱早期馆阁体的影响,俞樾终于找到了隶书的精髓

摆脱早期馆阁体的影响,俞樾终于找到了隶书的精髓

能在十八世纪七十年代前期的俞樾隶书中看到非常纯粹的隶法、隶意,到七十年代中后期,俞樾隶书的隶意却日渐平淡,去磔取平后横平竖直的隶字成为常态。更准确地描述,那是一种半隶半楷的字体。尤其应该注意的是,在隶法大成之际的一八七○年左右,俞樾又开始了中断十年之久的行书创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教育谈心

教育谈心

说说那些教育的事儿和回忆

+关注
作者文章